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新闻 国债 转债 公告
分析 专栏 专题 滚动
 
债券一览表 行情 国债指数 国债曲线
可转债分析 回购 企债指数 每日收益
 
收益率计算 到期收益率 入门
认购收益率 财经日历   费率
 
论坛 博客  俱乐部
沙龙 百科  微群

交易对手信用风险资本计量:原理 演进和影响

  • 字号
2014-07-29 17:36:14 来源:《债券》杂志  作者:王胜邦

  中国银监会国际部副主任 王胜邦

  巴塞尔委员会政策制定工作组成员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快速扩张,交易对手信用风险(Counterparty Credit Risk, CCR)逐步成为欧美大型金融机构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著名的信孚银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和安然的失败均与CCR管理不善密切相关。为此,2006年6月巴塞尔委员会发布的《统一资本计量和资本的国际协议:修订框架》(以下简称巴塞尔Ⅱ)首次明确将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纳入商业银行资本监管框架,并提出了现期暴露法(Current Exposure Method, CEM)、标准方法(Standardized Method,SM)和内部模型法(Internal Model Method, IMM)等三种CCR资本计算方法。2007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场外衍生品市场遭受重创,许多大型金融机构损失惨重。为此,2010年底巴塞尔委员会发布《巴塞尔Ⅲ:增强银行体系稳健性的全球监管框架》(以下简称“巴塞尔Ⅲ”)提高CCR资本要求。为进一步解决CCR资本监管框架的缺陷,2014年3月巴塞尔委员会发布了《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暴露计量的标准法》(Standardized Approach for Measuring Counterparty Credit Risk Exposures, 以下简称SA-CCR),以取代巴塞尔Ⅱ框架下的CEM和SM,并将其作为IMM下CCR资本要求底线的计量基础。可见,SA-CCR成为未来CCR资本监管框架的支撑。

  以下本文将对CCR资本计量方法演进历史进行全面回顾和整理,并重点讨论SA-CCR的主要特点和影响。

  CCR的概念和计量原理

  (一)CCR的概念

  交易性工具通常仅存在短期价格波动导致的市场风险,但“购买和持有”的衍生品交易组合还存在着由市场风险因子驱动的随机信用风险,其源于持有期内交易对手信用状况的变化。CCR通常是指在最终清算交易现金流前交易对手违约导致的风险;当交易一方违约时,若银行与该交易对手的交易或交易组合具有正的经济价值(未实现收益、浮盈),银行将遭受经济损失。传统信贷业务的信用风险是单向的,只有贷款银行才有信用风险,借款人不存在信用风险;与此不同,CCR通常是双向的,对交易双方中的任何一方来说,交易合约的市场价值都可能为正值或负值,且在交易存续期内随着基础市场因子的变动而波动,在现金流最终清算前交易双方均可能遭受交易对手违约,使得未实现收益无法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衍生品的CCR都是双向的,如期权交易中,只有买方才有CCR,卖方不存在CCR。另外,对于在交易所集中交易和清算的衍生品交易,由于逐日盯市估值,并且清算机构基于相应的收益或损失逐日调整保证金(Margin),CCR几乎可以忽略。因此CCR主要源于场外衍生品交易(OTC Derivatives)。

  最近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CCR的概念有所扩大,不仅指交易对手违约给另一方带来的损失,而且包括交易对手信用状况恶化(如评级降低)导致交易合约估值下降给另一方带来的损失,即所谓的信用估值调整(Credit Valuation Adjustment, CVA)损失。

  (二)CCR的计量原理

  如前文所述,由于CCR风险暴露(Exposure at Default, EAD)受利率、汇率和商品价格等市场因子所驱动,市场因子不仅变化频率高,且未来走势难以预测,因此估计EAD是计量CCR的关键。虽然所有衍生品交易都有名义本金(Nominal Amount),但直接使用名义本金作为EAD不符合衍生品交易的经济实质,因为交易双方无需交换名义本金,只需交换该衍生品合约的经济价值;况且衍生品交易中通常都有净额结算(Netting)、交换抵押品和保证金等风险缓释安排,交易双方实际承担的风险暴露要远远小于衍生品交易的名义本金。如2013年底全球场外衍生品合约的名义本金高达710万亿美元,市场价值19万亿美元,考虑净额结算后总信用暴露仅3万亿美元。

  1.单笔衍生品交易EAD的计量

  单笔衍生品交易在计量日的EAD就是该笔交易的未实现收益(若市值为正)或零(若市值为负);然而,对于面向未来的资本监管而言,仅考虑当前风险暴露(Current Exposure, CE)是远远不够的,商业银行必须考虑市场因子变动导致风险暴露上升的情形,核心是计量衍生品交易的潜在风险暴露(Potential Future Exposure, PFE)。统计上,PFE为既定置信水平下交易存续期内所有时点正风险暴露的上限,通过模拟到期日前所有时点该交易潜在价值的分布可以估计PFE。因此,特定时点上单笔衍生品交易的EAD应为CE与PFE之和。

  单笔衍生品交易的EAD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市场因子的未来演进路径、交易存续期内现金流的时间分布。这两个因素对交易存续期内EAD的时间分布产生两种相互抵消的效应,一是扩散效应(Diffusion Effect);二是摊还效应(Amortizing Effect)。所谓的扩散效应是指在衍生品最终清算前,由于市场因子走势的不确定性,未来时点越远,该时点潜在风险暴露就越大。摊还效应是指随着时间推移,未来时点上交易对手对银行潜在负债越来越少,风险暴露呈逐渐下降趋势。对于利率互换合约,交易双方通常每个季度交换现金流,存在摊还效应,EAD前升后降,大约在合约剩余期限的1/3与1/2之间EAD达到峰值。对于远期外汇产品,通常在到期日交易双方一次性交换货币,不存在摊还效应,因此EAD在存续期内呈持续上升态势。

  2.单个交易对手EAD的计量

  若银行与单个交易对手同时开展多笔衍生品交易,不同衍生品交易的价值受不同的市场因子驱动,可能为正值或负值,为此交易双方通常签署净额结算协议,以缓释交易对手违约的风险,如ISDA净额结算协议和国内的NAFMII协议等。根据净额结算协议,若交易一方违约,双方可以将所有衍生品交易加在一起,以净额为基础进行清算。若交易双方未签署净额结算协议,需对衍生品交易逐笔清算,银行面临的交易对手风险将明显上升,并且要付出相当的诉讼和时间成本。

  3.衍生品交易组合EAD的计量

  大量从事衍生品交易的商业银行通常将所有衍生品交易汇总到一个核心风险暴露系统,在组合层面利用蒙特卡洛模拟等技术计量衍生品交易组合风险暴露。组合层面的风险暴露计量除考虑上述单笔衍生品交易的结构特征、与客户签署的净额结算协议和抵押品协议(CSA)之外,还需考虑不同风险因子之间的相关性、组合的分散化效应、组合的期限结构及其变化等。组合层面的风险暴露计量可用于客户层面的集中度分析、限额管理、经济资本计算、绩效考核等。

  4.错向风险的计量

  错向风险(Wrong Way Risk)是指交易对手违约概率(PD)与EAD之间的正相关性,即随着EAD的增加,交易对手违约概率上升。错向风险又分为一般错向风险(General Wrong Way Risk)和特定错向风险(Specific Wrong Way Risk)。一般错向风险是指PD与一般市场风险因子之间的正相关性;特定错向风险是指由衍生品交易特征导致的PD与EAD之间的正相关性。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波动性的扩大以及衍生品交易结构的日趋复杂化,EAD短期内可能迅速膨胀,加大了交易对手债务负担,恶化了其履约能力,PD与EAD之间呈现出较高的正相关性。巴塞尔Ⅱ已注意到错向风险,但考虑到错向风险计量的复杂性,仅原则性要求建立必要的程序识别和控制错向风险,尤其是特定错向风险。

  巴塞尔Ⅱ框架下CCR资本计量方法分析

  巴塞尔Ⅱ框架下,商业银行可以采用CEM、SM和IMM计算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暴露,三种方法的复杂程度依次上升。使用IMM的银行必须达到巴塞尔Ⅱ规定的要求,并获得监管当局的事前批准。

  (一)CEM分析

  CEM下,EAD为当前风险暴露与潜在风险暴露之和,公式为:

  EAD=RC+ Add-on

  RC为按盯市价值计算的重置成本(Replacement Cost)与0之间的较大者,代表当前风险暴露;Add-on为反映潜在风险暴露的附加因子,等于衍生品的名义本金乘以相应的附加系数。巴塞尔Ⅱ将衍生产品分为利率、汇率和黄金、股权、黄金以外的贵金属、其他商品等五类,并按照剩余期限划分为1年以内、1-5年、5年以上三个时段,分别确定不同的附加系数。

  CEM的优点是简单,并且同时考虑了当前风险暴露和市场风险因子驱动的潜在风险暴露,符合审慎资本监管的基本原则。但其局限性非常明显:一是未考虑衍生品交易的保证金安排,未区分有保证金的交易和没有保证金交易(Margined and Unmargined Derivative Transaction),而保证金是降低衍生品交易风险的重要手段之一;二是该方法对净额结算的处理过于简单(仅在非常严格条件下认可双边净额结算安排),未有效反映衍生品头寸间的实质相关性;三是最近的全球经济危机表明,当时确定的各类衍生品附加系数未能充分捕捉危机时期的市场风险因子波动。

  (二)SM分析

  SM框架下,EAD的计算公式可简化表述为:

  EAD=1.4×max[(CMV-CMC); (RPT-RPC)×CCF]

  “CMV-CMC”是衍生品交易当前市场价值与抵押品当前市场价值的差;“RPT-RPC”为衍生品交易未来风险头寸与抵押品未来头寸的差,CCF为信用转换系数,巴塞尔Ⅱ按照衍生品交易基础工具的类型分别确定了信用转换系数。

  与CEM相比,SM的风险敏感性有所增强,特别是将衍生品交易和抵押品未来头寸计算建立于抵消组合(Hedging Set)概念之上,银行需事前确定抵消组合的概念和数量,这有助于在组合层面识别交易对手信用风险。但是,与CEM相似,SM也未区分有保证金的交易和没有保证金交易;该方法最大缺陷是EAD被定义为当前风险暴露与潜在风险暴露中的较大者,也就是说,监管资本要求仅覆盖当前风险暴露或潜在风险暴露,未同时覆盖两者,不符合衍生品交易风险暴露时间分布的内在特征。

  (三)IMM分析

  IMM框架下,商业银行可以采用内部风险计量模型(如蒙特卡洛模拟)估计EAD。计算逻辑如下:

  EAD =α×Effective EPE


  Effective EEtk = max(Effective EEtk-1, EEtk)

  EE(Expected Exposure,预期暴露)为净额结算组合在存续期内未来每个计量日各种可能的当前风险暴露的均值;Effective EE(有效预期暴露)是从交易开始到计量日的时间区间内每个计量日EE的最大值。Effective EPE(Effective Expected Positive Exposure, 有效预期正暴露)是每个计量日Effective EE的加权平均值,权重为当前计量日与上个计量日之间的时间区间占净额结算组合存续期的比重。α标准值为1.4,银行也可以使用内部估计值,但不得低于1.2。

  IMM显著提高资本要求的风险敏感性,涉及大量复杂的运算,要同时考虑单笔衍生品交易的结构(风险驱动因子及其走势、保证金安排、抵押品、期限、现金流分布等)以及衍生品组合特征(不同风险因子之间的相关性、组合集中度等)。为保证资本计量的审慎性,巴塞尔Ⅱ对采用IMM的银行提出了一系列合规性要求,涵盖模型验证、CCR管理政策和流程、使用测试、压力测试、建模过程的稳健性等许多方面。

  IMM为银行改进CCR计量和管理提供了激励。为减少资本要求,大多数欧美大型金融机构都采用IMM来计算CCR资本要求。2012年底,巴克莱银行CCR的EAD总额为573亿英镑,采用IMM计量EAD占比高达95.6%。渣打银行衍生产品交易名义本金高达4.2万亿美元,净额结算后的当前风险暴露为420亿美元,但相应的资本要求仅11亿美元。相对于债券、股票、外汇买卖等基础性交易工具,由于绝大多数衍生品交易工具都是定制式场外交易工具,产品标准化程度低、市场透明度差,并且缺乏连续交易数据,风险计量模型的开发和验证均面临较大的技术障碍,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模型的可信度,同时也为银行利用风险模型实施监管套利提供了空间。

  巴塞尔Ⅲ对CCR资本计量方法的改进及其影响

  金融危机是金融监管规则的试金石。2007年以来的这场全球金融危机表明,巴塞尔Ⅱ框架下的CCR资本监管规则存在明显的漏洞。基于危机的教训,巴塞尔Ⅲ调整了CCR资本监管框架,增强资本捕捉风险的能力,同时对CCR计量和管理提出更加审慎的监管要求。

  (一) CCR资本监管规则调整要点

  1.将信用估值调整损失(CVA Loss)纳入CCR资本监管框架

  如前文所述,巴塞尔Ⅱ框架下CCR资本要求仅针对交易对手违约可能导致的损失。但是,最近这场金融危机期间,衍生品交易业务的全部损失中约2/3源于交易工具盯市价值的损失(Mark to Market Loss),只有1/3左右的损失是由交易对手违约造成的。因此,巴塞尔Ⅲ规定,商业银行CCR资本要求为信用估值调整资本要求与交易对手违约风险资本要求之和。理论上,CVA等于无对手风险情形下衍生品价值与有对手风险情形下衍生品价值之差;可以近似地理解为衍生品交易业务存续期内的预期损失。对于传统信贷业务,会计规则允许商业银行计提贷款损失准备来覆盖预期损失,资本仅用于吸收非预期损失;但对于衍生品交易业务,虽然也存在信用风险,但不允许计提损失准备,对CVA提出资本要求,相当于资本同时覆盖衍生品交易业务的预期损失和非预期损失。

  2.提高大型金融机构的相关性系数

  在危机之前的若干年内,全球化大型金融机构复杂交易业务规模迅速扩张,使得金融体系的相互关联性明显上升,显著放大了单家金融机构失败的传染性。危机期间,雷曼兄弟、AIG等大型金融机构的失败引起金融市场动荡。这充分证明,相对于非金融公司,金融机构之间的资产价值相关性(Asset Value Correlation, AVC)更高;巴塞尔委员会的实证研究发现,商业银行之间的AVC至少比非金融公司高25%。为此,巴塞尔Ⅲ规定,在内部评级法框架下,总资产规模不低于1000亿美元的商业银行和其他不受监管的金融机构的AVC统一提高25%。

  3.强化对错向风险的计量要求

  危机期间,由于市场因子波动性扩大,与交易对手风险暴露上升同步出现了交易对手违约率上升和交易对手信用状况的恶化,错向风险非常突出。为此,巴塞尔Ⅲ明确了错向风险计量要求。一是使用IMM的银行在估计有效预期正暴露(Effective EPE)时必须使用压力情形下的参数,确保能够覆盖一般错向风险,并对压力情形的选择做出具体的规定。二是将已识别的特定错向风险纳入风险加权资产的计量,银行应制定相关程序从交易之初开始持续识别、监控特定错向风险;如交易对手与金融工具发行人之间存在法律联系,该工具不能同与该交易对手的其他衍生品交易一起进行净额结算;对于信用违约互换、股权衍生产品、债券期权等,若交易对手和金融工具发行人存在法律联系,计算资本要求时,应采用最大风险暴露来估计EAD,并且LGD为100%(不允许采用巴塞尔Ⅱ框架下的45%、75%等)。

  4.延长风险保证金期限

  虽然相当部分的衍生品交易和证券融资交易都需要每日盯市估值且每日计算保证金,但危机期间对于大型净额结算组合、抵押品流动性不足的场外衍生品交易,交换保证金以及平仓所需的时间远远长于巴塞尔Ⅱ规定计算监管资本时采用的保证金期限,放大了交易对手信用风险。因此,巴塞尔Ⅲ规定,对有保证金交易的风险暴露进行建模时,应将交易量超过5000笔的大型净额结算组合,以及缺乏流动性抵押品和难以替代的场外衍生品的保证金期限的下限,由5个或10个交易日延长至20个交易日。

  5.强化CCR管理要求

  本次危机暴露出采用IMM的银行在模型的压力测试、验证与返回检验、抵押品管理方面存在风险隐患,导致资本要求被低估。为此,巴塞尔Ⅲ相应提高了对IMM的监管要求,确保银行CCR管理的有效性。一是对使用内部估计α的银行施加额外限制,以确保在α建模、参数设置和资产组合构成方面的一致性,并要求至少每个季度评估一次模型估值。二是进一步明确了压力测试的范围、层次、频率、压力情景设计、PD与EAD的相关性以及压力测试在风险管理中的运用等方面的监管要求。三是对模型验证和返回检验的频率、流程、独立性、模型结果在风险管理以及限额设定、文档化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四是明确了抵押品管理部门的工作职责、绩效评估、内部报告、重复使用抵押品的控制、非现金抵押品等方面的监管要求。

  (二)CCR资本监管规则调整的影响

  巴塞尔委员会(2013)测算结果表明,2012年底,按照巴塞尔2.5(2009年7月巴塞尔委员会发布的巴塞尔Ⅱ补充文件,主要针对资产证券化风险加权资产计算规则、市场风险加权风险计算规则)和巴塞尔Ⅲ的规定,100家大型银行(核心一级资本超过30亿欧元)的风险加权资产平均上升14.5%,其中信用估值调整上升了4.5%,CCR调整(包括采用压力情景下的EAD和提高大型金融机构AVC)上升了1.5%。值得特别指出的是,CCR资本规则调整对不同国家银行的影响存在显著差异,如表1所示,对广泛参与场外衍生品交易的美国英国、瑞士和德国大型银行的影响要显著高于其他国家——美国12家大型银行CCR监管规则调整导致总加权资产上升10.1%,英国5家银行平均上升10.5%,瑞士两家银行上升16.2%,德国7家银行上升11.5%;这四国CCR规则变化导致的风险加权资产变化在总风险加权资产变化中的占比分别为38%、50%、56%和45%。由此可见,在巴塞尔Ⅲ实施后,对部分国际化大银行来说,CCR资本要求在总资本要求中的占比将明显上升,影响甚至超过了操作风险和市场风险。

国家

RWA上升幅度

CVA的影响

CCR的影响

美国

26.9%

6.2%

3.9%

英国

20.8%

8.9%

1.6%

瑞士

28.8%

13.0%

3.2%

德国

25.3%

9.9%

1.6%

全部银行平均

14.1%

4.5%

1.5%

  表1 2012年底巴塞尔Ⅲ框架下大型银行风险加权资产变化情况

  SA-CCR的核心内容和主要特点

  如前文所述,除增加CVA资本要求外,巴塞尔Ⅲ主要调整了IMM的相关规定,并未解决CEM和SM的固有缺陷,并且由于三种方法的风险敏感性差异较大,导致不同方法计算的CCR资本要求不具有可比性。根据“平衡监管框架的简单性、敏感性和可比性”原则(BCBS,2013),2014年3月,巴塞尔委员会公布了SA-CCR,取代现行的CEM和SM两种方法,成为与IMM并行的计量方法,并将其作为IMM下资本要求底线的计量基础。

  (一)SA-CCR的核心内容

  SA-CCR总体架构与CEM一致,EAD同时包括当前风险暴露和潜在风险暴露,具体计算公式如下:

  EAD=α×(RC+PFE)

  其中,α为常数,与IMM保持一致,取值为1.4;RC为重置成本,代表当前风险暴露;PFE为潜在风险暴露。

  但是,SA-CCR框架下RC和PFE的计算逻辑与CEM有很大差异。一是RC和PFE的计算都区分有保证金衍生品交易和无保证金衍生品交易。二是RC在单个净额结算组合层次上计算,直接加总;而PFE在资产类别层次上计算,然后加总。SA-CCR与CEM、SM、IMM的比较如表2所示。

SA-CCR

CEM

SM

IMM

总体结构

α×(RC+PFE)

RC+PFE

α×Max(RC,PFE)

α×EEPE

认可保证金

RC中是否认可净额结算

全部认可

全部认可

全部认可

全部认可

PFE中是否认可净额结算

相同抵消组合内全部或部分认可;跨组合不认可

非常有限

相同抵消组合内全部或部分认可;跨组合不认可

全部认可

是否使用内部模型假设

有限使用

使用模拟方法

参数校准

采用最近危机时期数据进行校准

未基于危机情形重新校准

未基于危机情形重新校准

基于最近危机时期数据重新校准

  表2 SA-CCR与CEM、SM和IMM的比较

   SA-CCR CEM SM IMM

  总体结构 α×(RC+PFE) RC+PFE α×Max(RC,PFE) α×EEPE

  认可保证金 是 不 不 是

  在RC中是否认可净额结算 全部认可 全部认可 全部认可 全部认可

  在PFE中是否认可净额结算 相同抵消组合内全部或部分认可;跨组合不认可 非常有限 相同抵消组合内全部或部分认可;跨组合不认可 全部认可

  是否使用内部模型假设 不 不 有限使用 使用模拟方法

  参数校准 采用最近危机时期数据进行校准 未基于危机情形重新校准 未基于危机情形重新校准 基于最近危机时期数据重新校准

  (二)RC的计算逻辑

  对于无保证金的衍生品交易, RC=Max(V-C;0),V代表净额结算组合衍生品的盯市价值;C代表银行净持有的抵押品(收到的抵押品扣除提交的抵押品)经折扣调整后的价值。超值抵押(over-collateralization)或负的盯市价值不影响RC的计算,但可用于抵减PFE。

  对于有保证金的衍生品交易,应考虑保证金协议以及相应的抵押品交换机制对当前风险暴露的影响,RC可以定义为在触发可变保证金(Variation Margin)补充之前商业银行承担的最大风险暴露[ ]。其计算公式如下:

  RC=Max(V-C; TH+MTA-NICA; 0)

  V、C的含义与无保证金衍生品交易相同;TH(Threshold)是一个正的阈值,超过该阈值交易对手必须向银行提交抵押品;MTA(Minimum Transfer Amount)是交易对手须向银行转移抵押品的最小数量;NICA(Net Independent Collateral Amount)为净独立抵押品的价值[ ],代表在交易对手违约情况下,银行可以用来抵消风险暴露的抵押品价值。TH+MTA-NICA代表了触发可变保证金补充之前的最大风险暴露,包含了银行需持续保留的抵押品水平。

  (三)PFE的计算逻辑

  SA-CCR框架下,PFE包括两个组成部分:一是全部衍生品交易的总附加暴露();二是认可超值抵押或负盯市价值的乘数因子(Multiplier)。PFE计算公式如下:

  (此式中*请改为×)

  乘数因子是、衍生品合约的盯市价值(V)、抵押品价值(C)三个输入因子的函数,其取值范围为[5%,1]。如前文所述,计算RC时,C可以用来抵减V,但不认可超值抵押;鉴于此,在计算PFE时应考虑超值抵押的风险缓释效应,出于审慎的原因,对乘数因子设置了5%的下限。也就是说,当抵押品市值小于衍生品市值时,可全额用于抵减RC,计算PFE时乘数为1;当抵押品市值超过衍生品市值时,RC为零,计算PFE时乘数小于1,超值抵押率越高,适用的乘数就越小,但受制于5%的下限。在衍生品合约的盯市价值为负值情况下,适用乘数因子函数的原理与超值抵押类似。

  附加暴露(Add-on)是计算PFE的关键。为计算附加暴露,SA-CCR将衍生品交易分为利率、外汇、信用、股权和商品五大类资产。各类资产附加暴露的计量基于抵消组合的概念。抵消组合是指计算附加暴露时可以部分抵消或全部抵消的一组交易。各类衍生品交易中抵消组合的界定方法如表3所示,对于利率衍生产品,抵消组合分币种设定;而对于外汇衍生品,每个货币对(Currency Pair,如美元/日元、日元/人民币、人民币/美元等)均构成独立的抵消组合;信用衍生品和股权衍生品均只有一个抵消组合;商品衍生品包括四个抵消组合,分别为能源、金融、农业和其他商品衍生品。可见,附加暴露与每类资产中抵消组合的数量密切相关。

利率

外汇

信用

股权

商品

全部抵消

同一币种相同时段内

相同货币对

相同参考实体

相同参考实体

同一种商品

部分抵消

同一币种不同时段

之间

N/A

不同参考实体

不同参考实体

同类商品中不同商品之间

不能抵消

不同币种

不同货币对

N/A

N/A

不同类商品

  表3 不同类别衍生产品交易中抵消组合的确定方法

   利率 外汇 信用 股权 商品

  全部抵消 同一币种相同时段内 相同货币对 相同参考实体 相同参考实体 同一种商品

  部分抵消 同一币种不同时段

  之间 N/A 不同参考实体 不同参考实体 同类商品中不同商品之间

  不能抵消 不同币种 不同货币对 N/A N/A 不同类商品

  附加暴露计量逻辑是以衍生品交易的名义本金为起点,然后顺次引入反映交易特征的三个风险参数进行转换得到有效预期正暴露(Effective EPE)。各类资产有效预期正暴露的计算公式有所差异,但其基本步骤是一致的。一是基于名义本金或交易层面价格计算调整后的名义本金(Adjusted Notional Amount,d)。二是使用反映不同类型衍生品交易持有期(Time Horizon)的期限因子(Maturity Factor, MF)对d进行调整;对于无保证金的衍生品交易,MF取决于合约的剩余期限;对于有保证金的衍生品交易,MF取决于保证金期限。三是使用监管δ系数(Supervisory Delta, δ)对交易的名义本金做进一步调整得到有效名义本金;引入δ的目的是反映头寸方向(如多头为正或空头为负)以及特殊交易的非线性特征,如期权或结构化CDO产品。三是使用监管因子(Supervisory Factor, SF)将有效名义本金转换为有效预期正暴露; SF的目的是捕捉衍生品交易的市场波动性,由于不同衍生品交易市场驱动因子不同,因而SF有所不同。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计算信用、股权和商品三类衍生品交易附加暴露时,还增加一个监管相关系数(Supervisory Correlation Parameter,ρ),以期捕捉基差风险(Basis Risk)和分散化效应(Diversification Effect),因为这两个因素对于这三类交易较为重要。

  为计算总附加暴露,商业银行首先应将各类衍生品合约分解到不同的抵消组合,然后采用相应的加总方法在抵消组合层面加总所有交易层面的数据,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总得到各类资产层面的附加暴露。总附加暴露为各类资产附加暴露的简单相加,即不认可五大类资产之间的分散化效应。

  (四)SA-CCR的主要特点

  1.平衡了简单性和风险敏感性

  衍生品交易风险驱动因子的差异化和波动性、结构复杂化与定制化等特征,与监管规则的表述简洁、易于检查与验证等内在规定性之间的冲突显而易见。采用简单、整齐划一的方法有助于业界和监管当局理解监管规则,但却不能敏感地反映衍生品交易的内在风险,并可能导致资本要求的严重低估或高估;完全依赖银行内部模型,不仅为银行低估资本要求提供了很大的操作空间,而且会弱化银行之间资本计量结果的可比性,同时使得监管当局在认可或否决银行内部计量结果上始终面临着难以逾越的技术障碍。与CEM、SA相比,SA-CCR引入了较为复杂的各类衍生品潜在风险暴露的计算公式,并采用反映衍生品结构特征的风险参数作为资本计量的输入因子,大幅度提高资本要求的风险敏感度;而为了降低银行实施成本,并保证计量结果的可比性,SA-CCR详细规定了各类衍生品交易的全部风险参数或其计算方法,商业银行输入本行衍生品交易数据就可以计量资本要求,计量过程简单透明;SA-CCR取代CEM和SM减少了CCR资本计量方法的层次,简化了CCR资本监管的整体框架。

  2.顺应衍生品交易的发展趋势

  一是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场外衍生品市场发展的根本动力就是通过结构化技术灵活地满足不同市场主体在收益、风险和流动性方面的多样化需求,因此在基础资产、期限、头寸方向、产品结构、交易双方权利和风险分配机制等方面的特殊性非常明显。SA-CCR对衍生品交易结构给予了更多关注,不仅细化了CEM已经考虑的基础资产和剩余期限两个因素,而且增加了头寸方向、非线性特征、风险对冲、基差风险和分散化效应等因素,以更加有效地捕捉衍生品的结构化特征带来的风险。二是场外衍生品监管的最新进展。2013年9月,巴塞尔委员会与国际证监会组织联合发布了《非集中清算衍生品的保证金要求》,要求交易双方必须交换初始保证金(Initiate Margin,对应PFE)和可变保证金(对应RC),以降低交易双方因对手违约导致的损失。与此相适应,SA-CCR明确将有保证金交易和无保证金交易分开处理,并在当前风险暴露和潜在风险暴露计算过程中考虑了保证金的风险补偿功能。

  3.增强了与IMM的逻辑一致性

  如前文所述,巴塞尔Ⅱ框架确定的CEM、SM和IMM三种方法之间在复杂性、风险敏感性方面存在巨大的差异,并且不同方法计算的资本要求也不具有可比性。SA-CCR与IMM在本质上都属于以模型为基础的方法,关键都是计量有效预期正暴露。两者差异在于:SA-CCR是监管模型,模型结构和模型参数均由监管当局来确定;而IMM则全面认可银行内部开发的模型和参数。实际上,SA-CCR的模型架构就是来源于欧美大型银行,模型参数的校准也是基于危机期间的经验数据,并参考了巴塞尔Ⅲ重新校准后IMM的资本要求。尽管在具体执行方面两种方法还存在较大差异,SA-CCR仅要求银行收集和输入本行衍生品交易层面的数据,而在采用IMM时,银行还需收集市场层面的数据,并且在CCR管理和模型风险治理方面应达到一系列监管要求,但与CEM、SM相比,SA-CCR与IMM的逻辑一致性更强,从而有利于银行从SA-CCR向IMM过渡。

  SA-CCR的影响

  (一)SA-CCR对CCR资本要求的影响

  为评估实施SA-CCR对CCR资本要求的影响,巴塞尔委员会风险计量工作组(RMG)选取了15个成员国87家主要银行(其中14家银行采用IMM,73家银行未采用IMM)具有代表性的大型净额结算组合,分别按照CEM和SA-CCR计算风险加权资产(RWA)并比较两者之间的差异(结果见表4和表5)。

  如表4所示,就全部样本银行而言,相对于CEM,SA-CCR降低了有保证金交易的资本要求,降幅为36.8%;但提高了无保证金交易的资本要求,升幅为57.9%。该结果与巴塞尔委员会的预期目标一致。比较IMM银行和非IMM银行的测算结果可以发现,前者有保证金交易RWA的降幅大于后者,同时无保证交易RWA的升幅又显著小于后者,SA-CCR更有利于IMM银行;可能是由于两类银行衍生品交易组合构成差异而造成的。与非IMM银行相比,IMM银行衍生品交易较为复杂, SA-CCR的抵消效应对其影响更大。

银行类型

有保证金交易

无保证金交易

净额结算组合数量

CEM

RWA

(亿欧元)

SA-CCR

RWA

(亿欧元)

RWA变化(%

净额结算组合数量

CEM

RWA

(亿欧元)

SA-CCR

RWA

(亿欧元)

RWA变化(%

IMM银行

127

64

35

-45.7

134

124

142

+14.4

IMM银行

863

528

339

-35.8

950

275

488

+77.1

合计

990

592

374

-36.8

1084

399

630

+57.9

  表4 SA-CCR对RWA的影响:按银行分类

  如表5所示,按银行的交易对手类型来看,除主权外,SA-CCR对其他各类交易对手的影响趋势是一致的,即有保证金交易的RWA下降,无保证金交易的RWA上升。RWA降幅最大的是银行与中央交易对手(CCP)之间的交易,其次是银行之间的交易;RWA升幅最大的是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其次是银行之间的交易。以主权为交易对手的RWA变化出现异常的原因在于该类交易的净额结算组合数量较少,极个别规模很大的交易主导了变化方向。银行之间以及银行与CCP之间有保证金交易的RWA降幅较大,源于这两类交易多属于居间交易,银行多采用双向操作对冲风险,从而可以享受更多的抵消效应;而与非金融机构和主权之间的交易,交易对手多为最终用户,抵消效应较小。

交易对手

类型

有保证金交易

无保证金交易

净额结算组合数量

CEM

RWA

(亿欧元)

SA-CCR

RWA

(亿欧元)

RWA变化(%

净额结算组合数量

CEM

RWA

(亿欧元)

SA-CCR

RWA

(亿欧元)

RWA变化(%

银行

348

304

164

-46

321

63

101

+61.0

CCP

128

24

12

-51.5

-

-

-

-

其他金融机构

211

84

53

-36.7

263

111

204

+83.5

非金融机构

209

172

131

-24.0

328

186

295

+59.2

主权

94

9

15

+60.1

172

40

29

-27.1

合计

990

592

374

-36.8

1084

399

630

+57.9

  表5 SA-CCR对RWA的影响:按交易对手分类

  此外,为估计SA-CCR对样本银行全部衍生品交易RWA的影响,RMG采用外推法(Extrapolation)将分析范围扩展到未包括在上文测算范围以内的其他净额结算组合。如表6所示,与CEM相比,SA-CCR使得全部衍生品交易的RWA从3329亿欧元提高到3683亿欧元,升幅约10%。按交易对手划分,与非金融机构之间交易的RWA升幅最大,约为40%;与其他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次之,升幅约15%;而与CCP之间以及银行之间的交易,RWA分别降低63%和25%。

  

交易对手

类型

报告的净额结算组合

未报告的净额结算组合

合计

实际RWA

CEM

实际RWA

SA-CCR

实际RWA

CEM

外推估计RWA

SA-CCR

实际RWA

CEM

外推估计RWA

SA-CCR

银行

366

265

793

607

1159

871

CCP

24

12

19

5

43

16

其他金融机构

195

257

285

291

479

548

非金融机构

358

426

1207

1732

1564

2158

主权

5

44

34

46

83

90

合计

992

1004

2337

2679

3329

3683

  表6 SA-CCR对RWA的影响:全部衍生品交易 (单位:亿欧元)

  (二)SA-CCR对衍生品市场以及银行行为的影响

  1.为商业银行开展保证金交易提供了激励

  前引测算结果表明,在SA-CCR框架下,相对于无保证金交易而言,有保证金交易将获得较大的资本优惠,因此商业银行更有动力开展保证金交易。与此同时,保证金与资本之间的此消彼长是否必然提升银行吸收CCR损失能力还有待于观察,这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两者之间的数量关系,若资本要求下降小于保证金增加的数量,则提升银行总风险补偿能力;反之,银行吸收损失能力不升反降。二是保证金要求与资本要求性质差异。从理论上说,保证金是针对特定衍生品交易的,并且由违约方支付(Defaulter-pay),仅能用于吸收特定交易对手违约给银行带来的损失;而资本是银行所有业务共同分担的(Shared Collectively by All Entity’s Activities),并且由存活方支付(Survivor-pay),可以随时用于吸收银行的任何损失,不局限于CCR导致的损失,因而其应对系统性风险的能力更强。因此,只有当保证金增加的数量明显高于资本要求下降的数量时,SA-CCR分开处理由保证金交易和无保证金交易的做法才有助于提升银行吸收损失的能力。

  2.推动衍生品交易由双边清算转向集中清算

  通过中央交易对手(CCP)对场外衍生交易实行集中清算是危机后场外衍生品市场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集中清算通过多边抵消交易、保证金安排和提高市场透明度能够有效缓解双边清算机制下单个交易主体突然违约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并促进场外衍生品市场长期稳健发展。金融稳定理事会(2014)发布的报告称,2012年底,成员国中共有55家CCP能够提供不同类型场外衍生品的集中清算,过去两年间集中清算的场外衍生品占比略有上升,按名义本金计算,利率衍生品交易集中清算的占比约46%,信用衍生品交易占比仅19%;集中清算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就是其成本收益还存在不确定性。表5和表6所示的测算结果表明,SA-CCR大幅度降低了集中清算衍生品交易的资本要求,将为场外衍生品转向集中清算注入动力。同时监管当局需高度关注CCP自身的清偿能力(包括资本和违约基金)、紧急流动性筹措机制、监管架构、信息可获得性等,防止CCP违约给衍生品市场带来的巨大冲击。

  3.提升商业银行CCR管理能力

  为确保SA-CCR框架下资本计量的准确性,商业银行必须建立相对集中的CCR信息管理系统,系统地收集和储存衍生品交易规模、期限分布、产品特征、保证金、抵押品以及交易对手等信息。这不仅有助于有效识别交易层面的风险,而且能够及时地预警客户层面和组合层面的集中度风险,并采取相应的风险缓释措施。更具风险敏感性的资本要求也为商业银行合理测算成本、评估绩效和产品定价奠定了基础。同时,SA-CCR也相应提高了银行的执行成本和资本负担。征求意见期间,相当一部分大型银行表示,现有的信息系统尚不能获取执行SA-CRR所需的数据,需对信息系统进行改造升级;并且按照SA-CRR计算的资本要求可能会明显超过IMM的计量结果。由于SA-CRR将主要适用于中小银行,而中小银行的数据基础和信息系统普遍较弱,同时衍生品交易规模非常小,因此将面临更高的实施成本。

  (三)SA-CCR对国内银行的影响

  总体而言,国内银行衍生品交易业务规模小、结构简单,但近三年年均增速超过了30%。2013年底国内银行各类衍生品交易名义本金达19万亿元,衍生品正负市场价值之和约2000亿元。产品类型以汇率类和利率类产品为主;交易类型以互换和远期为主。就全部商业银行平均而言,衍生品CCR资本要求在总资本要求中占比仅为0.35%。按上文提及的SA-CCR导致CCR风险加权资产上升10%来推算,SA-CCR的实施对国内银行资本充足率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对于衍生品业务量较大的外资银行,其影响将远远超过平均水平。虽然外资银行在国内银行市场上的份额仅为2%,但在衍生品市场中的份额却为1/3,个别银行CCR资本要求在总资本要求中的占比超过了5%。

  随着国内利率和汇率市场化进程加快、资产证券化市场发展以及国际化程度的提高,国内主要银行将更加深入地参与衍生品市场,一方面灵活地满足客户需求,另一方面在更大范围内寻求风险对冲工具。因此,国内大型银行要意识到CCR管理的重要性,将CCR管理纳入全面风险管理框架,按照SA-CCR的新要求,更新升级管理信息系统,开发识别、计量和监控CCR的工具,完善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管理政策和流程,逐步提升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管理能力。

  注:

  1.根据BCBS和ISOCO(2013)的定义,可变保证金是为衍生品交易双方为保护当前风险暴露而交换的保证金。

  2. ICA(Independent Collateral Amount)是指在交易对手违约情况下,银行可以占有对方提交的抵押品(不包括可变保证金)的数量不随着其担保的交易价值变化而变化。NICA不包括银行向分离的、破产隔离账户提交的抵押品,虽然在交易对手违约情况下这些抵押品有可能返还给银行。

  责任编辑:刘颖 印颖

  参考文献

  1.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2006, International Convergence of Capital Measurement and Capital Standard: A Revised Framework (Comprehensive Version), http://www.bis.org/publ/bcbs128.pdf.

  2.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2010, Basel Ⅲ: A global regulatory framework for more resilient banks and banking system, http://www.bis.org/publ/bcbs189_dec2010.pdf.

  3.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2013, The non-internal model method for capitalising counterparty credit risk exposures (consultative document), http://i2.hexunimg.cn/2014-07-29/167093541.pdf.

  4.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2013, The regulatory framework: balancing risk sensitivity, simplicity and comparability (discussion paper), http://i1.hexunimg.cn/2014-07-29/167093542.pdf.

  5.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and Board of 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Securities Commission, 2013, Margin requirements for non-centrally cleared derivatives, http://i0.hexunimg.cn/2014-07-29/167093543.pdf.

  6.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2013, Results of the Basel Ⅲ monitoring exercise as of 31 December 2012, http://www.bis.org/publ/bcbs262.pdf.

  7.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 2014, The standardized approach for measuring counterparty credit risk exposure, http://www.bis.org/publ/bcbs279.pdf.

  8.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 2014, OTC Derivatives Market Reforms:Seventh Progress Report on Implementation, http://www.financialstabilityboard.org/publications/r_140408.pdf.

  9.Jove Bessis, 2010, Risk Management in Banking (Third Edition), Published by John Wiley and Sons Ltd.

  10.王雪松:《衍生品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管理》,载《风险管理》,2010,总第11辑.

  

(责任编辑:HF025)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