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9天内4次出拳监管!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有多大?又一地开打清理战

2018-04-11 07:50:39 和讯名家 
9天内4次出拳监管!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有多大?又一地开打清理战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继新疆发改委“言辞激烈”地表态处理政府项目债务风险之后,其他省份也开始行动起来。

  券商中国记者获悉,湖南省财政厅4月7日向辖区各市州、县市区下发了一份紧急通知,要求减压投资项目,切实做好甄别核实政府性债务。

  事实上,近期以来监管层已经发布一系列政策文件,再度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推至公众聚焦点之中。

  其中,其中财政部于3月30日发布《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在4月2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而随后新疆与湖南两地也先后发文,清理政府项目债务。

  相关数据显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或达到30万亿以上。在严酷的降杠杆背景之下,一个个连锁反应也在逐步显现。

  湖南接棒新疆处理地方债务

  据新疆发改委网站,3月28日,新疆发改委召开自治区发展改革委防范政府债务风险专题会议。会议提出,自治区、地(州、市)、县(市)三级发展改革委全面清理2017年、2018年两年国家及自治区下达的补助资金项目。

  对已开工建设且形成政府债务或政府隐性债务的项目,必须在规定期限内偿还化解政府债务或政府隐性债务,否则必须立即停止项目建设。对于目前已开展前期工作的建设项目,凡是资金来源落实不了的,一律不得上报,一律不予受理。

  另据记者了解,湖南省财政厅也于4月7日向辖区各市州、县市区下发了一份紧急通知,要求减压投资项目,切实做好甄别核实政府性债务。

  湖南省财政厅表示,根据省委省政府有关文件精神和要求,为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各地应按照“停、缓、调、撤”的原则压减投资项目,并切实做好政府性债务甄别核实工作:

  一、 突出保障重点,压减投资规模

  二、 统一业务口径,划清偿债责任

  三、 抓好落实整改,匹配完善信息

  某央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表示,“从文件内容来看,湖南省政府处理地方债务态度比较理性:区别情况处理对待,承认存量。”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或达到30万亿以上

  地方政府债务就像冰山一样,一部分浮在水面上,一部分水底下。水面之上的,显性地方债有多少?水面之下的,隐性地方债有多少?我们看看多个权威渠道的统计数据。

  国家财政部:

  到2017年12月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16.47万亿,国债余额约13.47万亿,总共政府债务余额大概是29.95万亿。我国政府负债率也就是用债务余额除以2017年底GDP82.71万亿所得出的比例是36.2%。

  国际清算银行(BIS):

  截止到2017年3月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约37.2万亿。对比前面财政部数据来看,两者政府债务统计差额是7.29万亿,国际清算银行认为应当归属于我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推定为一类隐性债务的规模。

  中诚信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办公室副主任袁海霞:

  第一个口径从融资平台的贷款、非标、存量债券,考虑到新型的融资模式和政府付费型的PPP落地项目,以及PSL,再减去置换掉的债务部分,得出来隐性债务的规模,大体估算在27.14万亿,是显性债务的1.77倍。其中融资平台的贷款和非标是占大头的。

  第二口径从融资平台的有息债务,再减去置换掉的估值,再加上政府付费型PPP的落地投资额,得出一个估算数据。该数据在2016年估算,当年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约20-30.45万亿。2017年大体估算在34.5万亿,因此当前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应该在20-34.5万亿左右,是显性债务的1.2-2倍之间。

  从债务率的角度上讲,以显性债务衡量的结果来看,7个省份超过了100%的警戒线,如果考虑隐性债务,全国除了海南和西藏,其他29个省债务率都超过了警戒线。

  从上面几个统计来看,目前最明确的是国债余额为13.47万亿,显性的地方债——财政部给出的数据是16.47万亿。在隐性地方债方面,估算在27万亿——34.5万亿之间。那么我们把隐性地方债包含在内测算一下政府负债率,估算在68.85%-77.92%。我们姑且按照中间值,73%计算。

  政府债务率73%在全球是什么水平?

  其实,全球主要国家政府负债率都是高高在上。我们来看看大致的情况。

中央政府降杠杆态度明确
中央政府降杠杆态度明确

  面对如此巨量的政府债务,监管层显然不能坐视不管。就在近期,一系列政策文件集中出台。

  3月30日,财政部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简称23号文),从国有金融企业的维度(其他金融企业参照执行),系统梳理了过去一段时间地方债务监管文件和金融监管文件中针对金融企业和地方债务的条款,目的在于规范金融企业与地方政府和地方国企的投融资行为,出发点依然是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4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研究打好三大攻坚战的思路和举措,研究审定《中央财经委员会工作规则》。

  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坚持底线思维,坚持稳中求进,抓住主要矛盾。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要稳定大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改革发展中解决问题。

  4月3日,财政部公布《试点发行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管理办法》。试点发行棚改专项债券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应当有稳定的预期偿债资金来源,对应的纳入政府性基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专项收入应当能够保障偿还债券本金和利息,实现项目收益和融资自求平衡。

  金融机构谨慎以对

  面对不可逆转的降杠杆大背景,首当其冲的金融机构也承受着难以言说的压力。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认为,监管层近期发布一系列政策,是为地方政府融资“堵偏门开正门” 的过程,“将此前无序负债的情况扭转过来,同时也要通过各类专项债等形式为地方建设提供融资渠道,预计后续还会推出针对特定建设领域的专项债券。”

  上述人士表示,传统意义上的政信模式肯定越发难以为继,但金融机构如果可以按照新的模式操作,适应得越快获益得越早。

  某大型金融租赁公司业务部门负责人称,其实业界对近期颁布一系列政策将产生的实际影响并不是很确定。“后续应该有一些细化要求出台吧,希望形势可以更明朗一些,不过我司目前已经暂停开发纯平台业务。”

  华南某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向记者分析称,降杠杆是一个大趋势,不止针对政府融资这一块儿,对所有行业都将产生影响。监管层面把控银行信贷的方式很多,比如人民银行的MPA考核,信贷额度,以及存贷比等等,这些都可以管控流向政信业务的资金额度。“现在有一条监管要求是,同业存款同业负债不能超过银行所有负债的三分之一。如果公司存款或者零售存款减少,将导致银行整个负债规模减少,进而压缩同业负债规模。这样下来,整个银行的规模也是收缩的,也会传导至存贷比等监管指标上,导致整个信贷规模的供给减少。”

  另有城商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也向记者反映由降杠杆引发的融资成本上升。

  “从去年6月底开始,地方债的价格明显上行,至于是否增持地方债看各机构的风险偏好。每家银行的资产和负债结构不一样,因此承受的压力也不一样,如果机构的同业理财占比过高,当下的压力会比较大,因为同业理财规模肯定在缩减。实话实说,我们也在担心融资成本上升带了的一系列后遗症。”

  链接:“棚改债”已经成为地方政府资金的重要来源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启动新的三年棚改攻坚计划,2018年开工580万套。据统计,2017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完成投资1.84万亿元。

  此次,为规范棚户区改造融资行为,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试点发行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管理办法》,确定试点发行地方政府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

  在当前防控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大背景下,棚改债成为了唯一没有关闸的项目。地方政府棚改扩大化,实际上就是房地产金融,拆迁货币化安置,政策性银行或者商业银行贷款,允许贷的,带动了存量住房的库存去化。这也是三四线房价飙升的重要原因。

  更值得注意的是,前期针对地方政府的土地储备专项债券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的期限均不的超过15年,而棚改专项债券则“可根据项目实际适当延长”,实际上是首次允许突破15年上限,而且偿还条款和资金来源都异常宽松。从2017年规定的新增0.8万亿,增加到今年的新增1.35万亿,可见在去杠杆经济下滑的压力下,从一定程度上讲,棚改债已经成为政府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9天内4次出拳监管!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有多大?又一地开打清理战...》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