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垃圾债投资窗口隐现:私募悄觅食,银保大机构跃跃欲试

2018-07-21 09:02:29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方海平 上海报道

  掘金垃圾债

  2013年前后,机会开始出现,11超日债发行人显露危机,赵亮正是在此时进入。几年间,其年收益率最高时超过100%,低的时候也有30%。

  所谓“危机”,既是风险,亦是机会。

  在金融强监管和去杠杆政策的持续推进下,当前市场挑战不断:一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持续萎缩,主要是非标资产严重受限;二是债券市场风声鹤唳,违约频频,信用风险逐步蔓延;三是资管产品、P2P平台不少暴雷。投资人一边维权,一边又在市场寻觅可投资产。一些新的事物和机会开始浮出水面,比如垃圾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市场人士交流,多认为就债券市场而言,下半年9、10月份债券市场或将有更大的压力,这对银行、公募等大型资管机构投资人而言,或许是坏消息,但对市场部分高风险偏好的投资人而言则是良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垃圾债这一在国外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已经出现的投资品种,早已成长为资管市场一个重要环节,对垃圾债的配置如同对股票和其他债券资产的配置一样,是一个完整的资产管理组合中必备的部分。但国内在此前刚兑大背景下,垃圾债市场几乎毫无生存土壤,市场上仅有极少数私募基金从事相关投资,数量屈指可数。

  改变发生在今年,部分券商自营盘开始加入,银行和保险等大型资管机构也表现出浓厚兴趣,不过到目前为止,受限于机构内部严格的风控要求,多数仍只是在初步接触了解,真金白银去尝试的大型机构还寥寥无几。

  “我们预计,快则三年慢则五年,这个市场就会成熟起来,到时候大机构必定会参与进来,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专心做好策略,等待他们加入。”7月19日,深圳地区一位专业从事垃圾债投资的债券私募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表示。

  违约中的新机会

  垃圾债,译自英文Junk Bond,又名高收益债券,即指那类高风险高收益的债券。其存在已久,早在上世纪初就已经在美国市场出现。但在中国市场仍是一个陌生事物,中国债券市场发展的历史本就短暂,尤其是,在2014年之前,刚兑的大背景之下,债券尚无违约风险案例,垃圾债也就没有生存空间。

  7月19日,一名垃圾债投资人赵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述了其进入该领域的历程。赵亮所在的私募机构是国内最早从事垃圾债业务的,最早开始于2013年。但其实早在2008年,他就窥探到这个领域存在的机会。彼时,全球经济危机爆发,香港地区大量房地产企业债券价格下跌了4-6成,“但那时候我们也估计内地还没有这样的机会,还没有发生过债券违约的先例。”

  2013年前后,真正的机会开始出现,11超日债的发行人显露出危机,随后发生实质性违约,赵亮也正是在此时进入。随后几年中就一直在这一领域寻找机会。据其透露,所做的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回报十分可观, 这几年间,年收益率最高的时候超过100%,低的时候也有30%。

  赵亮以其所投的一个具体案例介绍了垃圾债投资的做法。2013年,一家生产可乐瓶盖的企业珠海中富由于行业环境发生变化,经营情况开始恶化,后来其所发行的公司债发生违约,受波及的还有随后的中票。“违约债我们大概在收益率27%左右进入的,违约期间票息收入就增长了50%多;中票在大概11个月的时候收益翻倍,最后总体收益达到107%。”

  赵亮对今年的情况也非常乐观,到今年上半年其产品的绝对收益已经达到45%,预计全年能超过70%。

  据记者与市场多位从事垃圾债人士交流,今年以来这些机构大都取得不俗的表现。另一位垃圾债投资人透露,一直以来产品规模没有大的变化,但是今年增长非常大,很多资金开始关注这个领域,私募悄然觅食,“银行、券商这些主流金融机构前来咨询的人越来越多,不过到最后,由于他们的风控过不了,真正出资的还没有。”

  体量超万亿

  实际上,作为中国债券市场的新生事物,垃圾债既没有明确的定义,也还没有相应的数据统计、研究分析

  参与者来看,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仅有少数债券私募机构在从事相关的投资,并且规模都不大;另外,部分机构或者个人投资者使用自有资金在进行一些个案投资,并且各家定位和做法大相径庭。比如类似目前市场上较常见的私募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主要将收益率超过8%的债券界定为高收益债,并进行投资。

  相比之下,另一些机构“口味”更重。一些机构只对收益率超过30%的债券感兴趣,甚至追求100%的收益。高收益对应高风险,这些机构在投资过程中面临的风险自然也不在少数。

  以收益率作为衡量标准,一些数据可大致体现当前高收益债的市场体量。中债估值在8%以上的存续债为21190.22亿元,9%以上的为8162.84亿元,10%以上的为4628.73亿元,15%以上的为1733.22亿元,20%以上的为914.87亿,30%以上的为486.20亿元,50%以上的为319.95亿。

  爱建证券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张艺涵在一次对话节目中表示,从发展规律来看,目前垃圾债市场处于从萌芽期到成熟期的过渡阶段,萌芽期的特点是发展速度快,但是规模总量小,引起不了主流基金对这一业务模式的重视,波动剧烈;成熟期的特点是,总量开始崛起,投资者可以继续享受规模增长红利,同时价格更加透明公允,是比较好的介入机会;下一个阶段则是红海期或衰退期,开始拥挤。

  政策层面也有推动之意。去杠杆背景下,实体经济融资困难,随之货币环境趋向松动,但是市场信心却没有一并修复,市场风险偏好仍低,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信用债市场两极分化AAA抢不到,AA卖不掉。针对这种局面,监管层也采取了诸多举措鼓励金融机构增配中低等级信用债或者增强其流动性,比如将AA债纳入MLF质押物范围、窗口指导通过MLF额度鼓励银行配置中低信用债等。

  垃圾债投资逻辑

  相比于高等级信用债的研究体系和投资模式,垃圾债的投资方式差异较大。

  7月20日,蓝石资产管理公司信评总监张成以公司的投资项目为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了其对高收益债券投资的几大策略:一是投资于公司信用资质较好,公司经营层面没有太大问题,但是由于行业或者其他因素短期陷入困境的企业,该机构对山水水泥违约债券的投资即属于此类,收益超过一倍;二是投资“事件驱动型”债券,即受累某个时点的负面因素而导致债券价格偏离度较大,可以择机进行波段交易,其对魏桥债的投资属于此类,在两个月内获取600bp收益;三则是投资生产经营陷入困境的发行人,超低价收购,长期持有,等待资产处置,比如其对丹东港的投资。

  投资高收益债和投资其他信用债均需要去分析企业财务,对企业进行调研,深入了解其经营情况、资产情况等,但是侧重点有所不同,高评级债券投资研究侧重于看企业现金流情况,但是垃圾债投资更侧重于关注现金流以外的要素,比如资产质量、发行人的偿债意愿等。

  张艺函指出,有一些具体的信号值得关注,比如债券从高收益向中高收益缓和的情形,一般走势都不会太差。另外,资产处置是很正面的行动,至少能证明两个问题:一是发行人有积极主动的偿债意愿;二是资产质量尚可,在市场上有人接受。

  对于已经发生了实质违约的债券而言,其最大的好处在于,投资者有绝对的议价优势。有垃圾债投资人表示,对于垃圾债而言,更为重要的其实是价格,风险已经在价格里得到了充分体现,一名垃圾债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投资垃圾债的逻辑就是,首先要足够便宜,其次就是资产是不是可以处置,发行人是不是有偿还意愿。

  固定收益资深人士高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投资高收益债其实是一件沙里淘金的事,没有多少先例可循,总体上有三个维度:

  其一,坚持与之匹配的资金才能投资。高收益债券投资波动性大,周期长,不确定性大,没有与之匹配的资金,宁愿不投资;

  其二,做他急你不急的事。对于已经是高收益的债券,主体本身大多已经有较大的问题,不能用普通债券的信用分析逻辑来看待,可以选择通过资产底线价格,被整合可能性等角度基本分析。但更重要的是,争取以逸待劳,利用交易对手因为产品属性等原因急于脱手的机会,低价买入;

  其三,选择被连累的品种。市场脆弱的时候,有些个别债券出问题,会连累相同板块,比如同一行业、地区、关联公司等,出现无辜跟随下跌的品种,辅之以专业研究,这里面是有投资机会的。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垃圾债投资窗口隐现:私募悄觅食,银保大机构跃跃欲试》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