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新闻 国债 转债 公告
分析 专栏 专题 滚动
 
债券一览表 行情 国债指数 国债曲线
可转债分析 回购 企债指数 每日收益
 
收益率计算 到期收益率 入门
认购收益率 财经日历   费率
 
论坛 博客  俱乐部
沙龙 百科  微群

国债期货更要求研究专业性 期货公司进入拼爹时代

  • 字号
2012年03月20日21:23 来源:和讯债券 

建基中国债券市场研讨会圆桌讨论三
建基中国债券市场研讨会圆桌讨论三

  图注:(左起)和讯网理财中心期货频道编辑郝鹏飞、中诚信资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母润昌、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中期研究院院长王红英、银河期货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蒋东义

  和讯债券消息 3月20日下午14时和讯网“建基中国债券市场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此次研讨会由和讯网与财经中国会联合主办。第三场圆桌论坛的的主题是“国债期货仿真交易探讨”,中诚信资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母润昌、中期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博客,微博)、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银河期货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蒋东义参与讨论,和讯网理财中心期货频道编辑郝鹏飞主持本场环节。

  以下为圆桌讨论三的发言实录:

  主持人郝鹏飞:各位嘉宾好,李晓志先生临时有事不能来了,我们这次讨论只有这四位嘉宾。应该说参与我们本环节讨论的都是期货圈的人,所以我们讨论的话题也是从,不管是中金所的期货结算,还是未来的参与主体,还是包括现在仿真交易的参与主体,更长久说还是未来的国际发展趋势,银行参与的国债期货交易是必然的,现在面临两个主要的方式,要么银行避开期货公司直接参与期货交易,还有一种是控股期货公司。我们在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都或多或少避不开一个问题,就是期货公司的实力问题。当时股指期货上市的时候,大量券商控股排名靠后或者合资人优秀的期货公司,在面对国债期货的时候,我们当前的期货公司面临的瓶颈该怎么办?

  母润昌:我两年前进入了期货圈,在期货公司做了16年,这两年来我也关注了期货市场。应该我今天应该在第一个结构,因为我是评级机构的,但是我现在和评级机构没有太大的关系。期货公司最大的瓶颈,因为国债期货推出来,首先讲期货公司是代理机构,代理机构来讲,按照现在我们的保证金,风险管理金6%的标准,本身国债很大,机构很大,如果完全由期货公司来做这样一种代理,首先面临你的资本金要扩大很多倍。目前我们股指期货资本金接近20亿,如果国债期货出来要按6%算,可能需要期货公司资本金100多亿,所以相应的制度需要更改。

  国债期货出来,国债期货的交易和股指期货、和其他商品还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因为国债期货要求研究和分析的专业性更强,从目前来看,大部分期货公司在研究人员、服务人员还有很大的差距。从风险控制来说,目前的国债期货和二十年前的国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所以,我认为瓶颈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人才的瓶颈,一个是资本金的瓶颈。

  胡俞越:刚才母总说自己是混迹于期货界的,我就不是期货界的,我一直在这方面工作,但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在期货这方面工作。因为十七年后国债期货重出江湖,今非昔比,条件完全具备,对期货公司也是一个挑战,根据这个情况,我之前发表过一个观点,就是期货公司进入到拼街的时代。期货就是一个衍生品,是从原生品派生出来的,衍生品从原生品派出出来,它就是要为原生品服务。这样的话,期货公司和股东的关系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原生品和衍生品的关系。我们国内这几年期货公司做得比较好的,所谓传统系的,就是现货系或者央企系,因为他们有很好的现货背景。从2006年中金所成立以后,国债期货要推出,所以券商就进入期货行业,成为期货公司的新股东。从近两年来看,券商系的期货公司的确成为整个期货行业发展最快的期货公司,异军突起,而且他们原来收购的那些壳都是很不值钱的壳,排名倒数的期货公司,但是成长很快,它就是借助了股东背景成长很快。

  今年,我觉得期货行业发生的变化会出乎我的意料,这和证券市场发生的变化是相适应的。我对郭树清主席履职以来的所作所为,我个人给予很高的评价,我不希望他成为孤胆英雄,我希望他来了以后,中国资本市场成为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老说资本市场,其实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是不同的,现在国债期货要推出,其实也是要寻找一个新的股市和债市的基本平衡点,我想这个中国资本市场的多层次建设,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这里我不多说了,前面很多专家都讲了。

  就国债期货推出以后,这个行业结构发生新的变化,也是值得我们期待的,银行不争的成为期货公司的新股东,当然我也不在这里征求银行界的意见。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大银行所幸收购一家带有期货公司的券商,连儿子带孙子一块来了。我看到媒体也有报道,一旦银行成为期货公司的股东,一旦国债期货推出以后,一半的期货公司都会死掉,我想定位找准确了以后,这个话是故弄玄虚。任何情况下,期货公司都要有竞争,都要有淘汰,并不是因为国债期货的推出。所以,很好的利用期货公司的股东背景,有利于期货公司的做大。

  还有一个,中金所如果一旦推出股指期货,让我们的商业银行绕开期货公司这个渠道,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是根据我们以往的商品期货的经验来看,给了大型现货企业,但是容易泄露它的商业机密,所以它的自营席位几乎都放弃了,几乎都是通过期货公司的渠道。所以,即使给商业银行席位,未必就会通过自己的席位来做,所以这种担心不用有。我倒觉得期货公司进入了一个拼街的时代,这是正常的,刚才我从理论上也解释了,有它的合理性,倒是期货公司自身要提高。第一,管理层面要提高,告别手工作坊时代,进入到现代金融的时代。第二,经营团队,经营团队是以期货公司营业部总经理为首为代表,现在它的业务重心要下移了,这个团队建设营业部老总在很大程度上比公司副总还要重要。第三,操作团队,我没有提交易团队,实际是指交易团队,操作团队是指期货公司人才队伍建设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第四,以王红英他们为代表的研发团队的建设,这四个团队不可获缺,如果这四个团队都能很好的跟上,能够很好的借鉴股东的背景,我觉得期货市场的春天就到来了。

  王红英:胡俞越教授是我们非常尊敬的学者,他给我们介绍了一个非常好的前景。那么关于期货公司在国债市场是否存在一个瓶颈问题?这里有一个我们的国债金融的生态问题,我觉得这里有我们的多经营态的设计,这里要找到一个好的定位,刚才我们讲到很多股指期货上市以后,真正做得好的在30%的比例,也有很多上市公司,做得也未必特别好。我们现在看到这个发展势头,很多大的机构,比如像我们是没有券商背景的,但是我们和我们的评级公司一样,我们有一个独立第三方的商业准则在里面。所以,我们也看到了比较多的,不隶属于某个派系的机构,越来越多进入到我们这样的所谓第三方公司,因为我们和它们不存在利益的问题。所以,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去设计了一种商业模式的发展。

  当然,从某个发展阶段来讲,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拼爹的时代,但是我们看到也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个拼也不一定会拼得特别好。我觉得关键的问题就是刚才胡老师讲的四个团队的建立,尤其是研究团队的建立。我们研究院应该是现在业内最大的研究院,有120个研究员分布在深圳、香港等地。我们从宏观结构,到标准化设计,到风险管理模式,提供一揽子的方案,我想这是期货公司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发展。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国外的机构,它在成立之初也没有太多的背景,但是我觉得一个坚持,通过不断的完善自己,适应市场的能力,不断的成长,这是我们最终要坚持发展的一个特点。所以,最后我用一句话,我对金融生态多元化的提炼,越是民族的,它就越是世界的。

  蒋东义:我谈两个看法。一是对资本金的要求,这主要是为了防范风险增加信用。但是如果银行进来的话,在资本金的角度来说,任何一个期货公司想把资本金增加到几十亿的水平,股东基本不可能接受,因为它的本身资本回报没有办法承受。第二,有没有必要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现在期货公司的经营业务,就是经纪业务,未来如果有别的业务,也会以隔离的状态来操作。中国又有保证金监控中心等等这一系列的特殊制度设计,它很大程度上已经分散了风险,我们在和很多国外QFII接触的时候,都明显体验到这个问题。因为国外主要是考虑你的资信评级,它需要你有一个A级或者B级的评级,中国根本没有。唯一的依据是看证监会政府给你的这样一个评级。其实他们根本不理解这一点,比如说我们所说的保证金监控中心的作用,在国外没有这个东西,你很难说给它说得清楚,但是这个东西对中国非常必要。我们说去年曼氏出事了,靠它自律很难做到,还是有问题。所以,中国这个做法做起来,很大程度上可以起来约束。包括股指期货的推出的时候,很多大机构也提出了资本金比较少,但是现在我们很少提这个问题,当它真正要出来的时候,更多是制度性的方式,按照现在的制度来解决可能是一个难题的问题,这是我从资本金角度谈的问题。

  第二,这个市场的投资者到底是谁?这是要思考的问题。现在银行间市场很大,在这一类大的金融机构中,80%都是锁定的,它和它的资产是匹配的,它不需要流通,而且它也不需要时时锁定它的市场风险。表面上很大一块,但是大部分是不可交易的债券。当时我们看到很多基金公司,你说基金公司托管是不是很大,但它还完全是一个市值变动的状态,但它到目前真正产生的需求,产生对市场风险波动的需求来说,确实是很低的。真正通过本身产品需求来说,确实还是存在着比较大的障碍。在市场没有硬性的持有和交易规定之前,对这类机构都存在这样一些问题。对于国债交易来说,这个矛盾可能会更加突出,因为你不知道到底谁来做这个产品,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比如,我们知道股东客户、各种私募客户,它的类型是比较多的,有很大的投资群体,但是股指期货推出以后,最怕的是散户太多了,怕不能承受的太多了,所以才有很多机构的东西,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合理的。但是我们在国债期货运作的时候,我们觉得面临的应该是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在我们现货市场中,机构投资者太集中了,这种集中对于一个市场来讲,作为风险管理市场,需要有一个多方面参与的问题。我觉得从目前来看,这可能是国债期货推出以后面临的比较直接的问题。这是我的观点。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