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2017年主体评级调整概况

2018-02-09 18:36:05 和讯名家 
  写在前面:近期重要报告

  信用

  【光大固收】从业绩预告观察信用债基本面变化

  【光大固收】债券托管总量开始下滑-2018年1月份债券托管量数据点评

  【光大固收】对当前地产板块,股、债投资人真的存在分歧吗?

  【光大固收】2018年民企偿债压力图谱——信用周报

  【光大固收】虚增收入的主要手段

  【光大固收】2017年年报数据前瞻及重点行业景气度分析

  【光大固收】高比例股权质押潜藏风险

  【光大固收】警惕信用收缩与信用违约的相互强化

  【光大固收】非典型违约-16千里01违约点评

  【光大固收】油价上涨,曾带动了哪些行业?

  【光大固收】以不同的理念看云南资本的违约

  转债

  【光大固收】18中油EB投资价值分析

  【光大固收】公募基金17Q4转债配置分析

  【光大固收】论银行转债的估值

  【光大固收】转债周报:可转债行业分布综述

  利率及策略

  【光大固收】是什么决定了利率-2018年利率债投资策略

  【光大固收】解锁LCR+LMR困局

  【光大固收】17年债熊之年行情回顾

  【光大固收】经济工作会议的三连问

  【光大固收】少加了5bp—对今天OMO+MLF加息的理解

  【光大固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瞻—财政目标及债券发行

  【光大固收】地方政府专项债专题(ps:如需报告pdf版本,或者希望将您邮箱添加至我们的邮件list,请发送名片给我们哦~联系微信:危玮肖(weiweixiao183))

  摘要

  本篇为2017年评级调整系列专题之一,后续我们将陆续对重点行业的评级调整原因进行梳理。

  与2016年发行主体评级调整情况相比较,2017年主体评级调低的发行人少于2016年,主体评级调高的发行人则多于2016年,2017年的信用风险显然下降。评级调整在每年的二、三季度最为频繁。当发行人主体评级调高时,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而对于主体评级调低的情况,评级公司则较为谨慎,直接下调评级和下调评级展望的数量相当。

  行业分布

  (1)2017年采掘、化工、机械设备、有色金属等产能过剩行业和非银金融业下调主体明显少于2016年;

  (2)2017年与2016年上调主体数量占比较高的行业大致相同,均为银行、建筑装饰、综合、非银金融以及房地产;2017年上调主体中城投企业有139家,与2016年相比,绝对数量增加12家。

  调整前评级

  (3)主体评级越低的企业,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下调评级,且下调力度较大,而对于主体评级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则较为谨慎,倾向于下调展望,下调评级时下调力度相对较小。

  (4)原来主体评级较低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的概率较小,但是一旦调高主体评级,倾向于直接上调评级。原先主体评级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的概率越大,评级公司虽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但相较于低评级公司,上调主体评级更为谨慎。

  企业属性

  (5)2017年主体评级发生调整的发行人中,地方国企占比较大;与2016年相比,下调主体中城投企业绝对数量及占比均有所上升。

  省份分布

  (6)2017年房地产和综合行业集中的省份主体评级调低的企业数量较多,辽宁和广东、山东和江苏四个省份主体评级调低的企业数量最多。

  (7)对于评级调高的省份,经济发展状况是主要影响因素,北京和沿海省份经济发展迅速,地区主体评级调升更容易,而经济发展较落后的地区,其主体评级则不易调升,更易调降。

  1、主体评级下调情况

  2017年跟踪期评级下调数量减少受到中国宏观经济回暖及信用风险降低影响。信用债发行主体评级下调数量减少的主要原因有:

  1.2017宏观经济稳中向好,GDP首超80万亿元,实现7年来首次提速。

  2.供给侧改革有效推进,强周期性和产能过剩行业的供需结构有所改善,如钢铁、煤炭、化工、有色金属等行业景气度逐步回暖。

  3.2017年重点行业主要财务反应指标表现良好,毛利率保持上升趋势、资产负债率除房地产、有色行业外均有所回落。

  2016年主体评级或展望下调的发行人共有207家,而2017年全年市场上共有98家发行人评级下调(不包含中国证监会下调的证券公司主体),从调整的发行人数量上看2017年同比下降了52.66%。考虑到近年来市场上发行主体总数量并未出现明显增加,下调主体数量占比明显减少。在宏观经济回升、去产能去杠杆和防范系统金融风险的宏观背景下,2017年的整体信用风险相较于2016年有所下降。

1.1、行业分布
【光大固收】2017年主体评级调整概况 ——评级调整系列专题之一
1.1、行业分布

  2017年主体评级下调的发行人数量明显少于2016年,从行业分布来看,2017年跟踪期综合、房地产、银行等行业主体评级下调数量占比最大,在下调的98家发行人中,综合占比12.24%,房地产占比10.20%、银行占比8.16%。

  房地产业主体评级调低的发行人占比最大,其中70%为城投公司,且多为辽宁省的公司,区域大环境的影响下平台公司的土地出让、商业地产开发收入大幅下滑触发评级下修,另一方面也与房地产政策收紧有关,政府于2016年国庆开启第二轮楼市调控,一二线主流城市陆续出台限购、限贷、限价、限售等收紧政策。此次银行业主体评级下调的发行人共有8家,高于2016年同期评级下调数量(1家),均为地方国有企业,受2017年宏观经济面展望的负面因素影响,实体经济发展低迷导致银行资产质量压力较大,资本缓冲余地不足导致信用状况压力显著加大。

在供给侧改革有效推进、行业景气度逐渐回暖的背景下,采掘、有色金属、机械设备、钢铁、化工等产能过剩行业2017年主体评级下调数量明显少于2016年。纵观全年数据,2017Q4过剩产能行业下调主体情况出现转折,除有色金属2家,采掘、钢铁、化工和机械设备均为0家。同时,下游产业下调主体企业中,除建筑材料保持占比稳定外,其他行业占比水平均有所下降。说明下游制造业,特别是高技术制造业的复苏有望带动整体制造业回暖,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增长,特别是原油价格水平的上升,助推 PPI 处于高位,也将为制造业增长提供基础,因此预计明年制造业有持续复苏的可能。2018年截至目前下调主体已有6家,其中下调主体包括2家化工、1家综合、1家商业贸易、1家房地产和1家纺织服装。
在供给侧改革有效推进、行业景气度逐渐回暖的背景下,采掘、有色金属、机械设备、钢铁、化工等产能过剩行业2017年主体评级下调数量明显少于2016年。纵观全年数据,2017Q4过剩产能行业下调主体情况出现转折,除有色金属2家,采掘、钢铁、化工和机械设备均为0家。同时,下游产业下调主体企业中,除建筑材料保持占比稳定外,其他行业占比水平均有所下降。说明下游制造业,特别是高技术制造业的复苏有望带动整体制造业回暖,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增长,特别是原油价格水平的上升,助推 PPI 处于高位,也将为制造业增长提供基础,因此预计明年制造业有持续复苏的可能。2018年截至目前下调主体已有6家,其中下调主体包括2家化工、1家综合、1家商业贸易、1家房地产和1家纺织服装。
1.2、评级分布
1.2、评级分布

  主体评级越低的企业,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下调评级,且下调力度较大,而对于主体评级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则较为谨慎,倾向于首先下调展望,下调评级时下调力度相对较小。

  从下调主体评级来看,评级公司对AA级和AA-主体下调数量最多,主要集中在2017年6-7月集中下调主体评级,原因多为债务负担加重、现金流紧缺,导致投资评级由正面或稳定调整为负面。AA级下调主体中多数为展望下调,评级下调的企业下调力度不大,除丹东港集团从AA下调为C、洪业化工集团从AA下调为BBB-以外,其余公司均下调1个级别,力度较小。

  主体评级在A+及以下的22家下调主体中,19家主体均被下调主体评级,评级调整较为激进,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下调主体评级,下调力度较大。

  原先评级为AAA的主体下调数量减少,2017年3个AAA主体被下调,而2016年同期被调低评级的AAA主体为14家。

从调整前后主体评级变化情况来看,2016年下调主体调整前评级多数为AA级,A-以下的主体占比11.65%,评级下调后A-及以下的主体占比45.63%。2017年下调主图调整前主体评级多为AA级与2016年类似,A-及以下的主体占比16.33%略高于2016年, 后A-及以下的主体占比23.47%低于2016年。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2017年整体信用风险低于2016年,就评级调整而言,评级下调较为温和。
  从调整前后主体评级变化情况来看,2016年下调主体调整前评级多数为AA级,A-以下的主体占比11.65%,评级下调后A-及以下的主体占比45.63%。2017年下调主图调整前主体评级多为AA级与2016年类似,A-及以下的主体占比16.33%略高于2016年, 后A-及以下的主体占比23.47%低于2016年。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2017年整体信用风险低于2016年,就评级调整而言,评级下调较为温和。

1.3、企业属性
【光大固收】2017年主体评级调整概况 ——评级调整系列专题之一
1.3、企业属性

  从评级下调主体的属性来看,2017年主体评级调低的98家发行人中,国企62家,占比63.27%,民企27家,占比27.55%。此外,2016主体评级调低的城投企业有13家,2017则有17家,占比17.34%。与2016年相比,对数量及占比均有所上升。2017年有6家城投企业(河南国控、铁岭新城(000809,股吧)、园投公司、开原城投、南湖科技开发集团、黑山通和)被下调评级。2018年至今尚未出现城投企业被下调评级。

1.4、省份分布
1.4、省份分布

  从区域分布来看,2017年主体评级调低数量最多的前几名为辽宁(13家)、广东省(8家)、山东省(7家)和江苏省(6家),而2016年主体评级调低最多的为山西省(19家)、北京(17家)、辽宁省(16家)、江苏省(11家)、内蒙古自治区(11家)和河南省(11家)。

2、主体评级上调情况
2、主体评级上调情况

  2017年跟踪期内共有553家发行人发生主体评级上调,2016年同期为376家,在市场上发行人总数没有明显变化的情况下,2017年上调主体同比显著上升。从调整时间上来看,上调主体与下调主体类似,调整高峰期均在二、三季度。2018年1月共发生9起上调主体评级事例,去年同期水平为7起。随着二、三季度的调整高峰到来,信用债市场也将迎来更大的波动。

  在评级上调主体中,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2016年发生评级上调的376家公司中,87.23%的发行人上调了主体评级,12.77%的发行人被上调评级展望。2017年上调主体评级的发行人占比86.08%,上调主体的绝对数高于2016年同期,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2016年信用风险相对更高。

2.1、行业分布
【光大固收】2017年主体评级调整概况 ——评级调整系列专题之一
2.1、行业分布

  从上调主体行业分布来看,2017年上调主体中占比最高的行业为银行(23.87%)、建筑装饰(17.90%)、综合(9.76%)、非银金融(7.41%)、房地产(7.23%),2017年上调行业占比与2016年占比基本相同。值得注意的是,钢铁、采掘、休闲服务、有色金属、化工、银行2017年上调主体数量明显增多。2018年至今评级调高的9家发行人中,钢铁和化工各占1家。除此,还包括非银金融3家、汽车1家、医药生物1家、电气设备1家和电子1家。

2.2、评级分布
2.2、评级分布

  原来主体评级较低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的概率较小,但是一旦调高主体评级,倾向于直接上调评级。原先主体评级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的概率越大,评级公司虽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但相较于低评级公司,上调主体评级更为谨慎。

  主体评级调高的企业中,评级为AA-及以上的企业数量占绝大多数,占比91.32%,主体评级较低(A+及以下)的企业只占一成左右,说明本身主体评级越低,企业面临的信用风险越大,评级上调的概率越小。

  对于主体评级调高的企业而言,评级公司更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从调整前不同主体评级来看,AA+、AA、AA-以及A及A以下的企业,直接上调评级的企业数量占比86.26%。其中,原来评级较低的企业(A+及以下)有45家直接上调主体评级,占比93.75%(概率在90%以上);原来评级相对较高的企业(AA-及以上)中有432家直接上调主体评级,占比85.54%(概率在90%以下),说明原来评级较低的企业虽然主体调高的概率较小,但是一旦调高主体评级,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等级,而原来评级相对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其主体评级时较为谨慎。

2.3、企业属性
2.3、企业属性

  与主体评级调低的企业类似,主体评级调高的企业中多数为国有企业,2017年调高主体中国企业占比72.69%,2016年占比74.20%,比例有所下降,绝对数量增加123家;民营企业占比18.63%,相较于2015年(19.41%)占比有所下降,绝对数量增加30家。2018年至今评级上调的9家发行人中,中国企业有7家,占比77.78%。其中,国企3家,民营4家。

2.4、省份分布
2.4、省份分布

  省份分布与当地经济状况、主要行业的景气度等因素相关。从上调主体的省份分布来看,浙江(71家)、北京(51家)、江苏(50家)三地2017年主体评级调高的发行人数量最多,均高于50家,2016年情况类似;而西藏、宁夏、青海、甘肃等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主体评级调高的发行人较少。2018年至今评级上调的9家发行人中,北京有2家、江苏有1家,此外,广东(3家)占比较高,天津、湖南和山东数量相当(均为1家)。

  北京和沿海省份经济发展迅速,地区主体评级调升更容易,而经济发展较落后的地区,其主体评级则不易调升,更易调降。

3、小结
3、小结

  宏观经济环境变化、政策实施、行业景气度变化以及企业经营收入、自身管理问题、企业涉诉及或有负债等均是导致发行人主体评级调整的因素。与2016年发行主体评级调整情况相比较,2017年主体评级调低的发行人数量少于2016年,主体评级调高的发行人数量多于2016年,说明2017年的信用风险显著降低。评级调整在每年的二、三季度最为频繁。当发行人主体评级调高时,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而对于主体评级调低的情况,评级公司则较为谨慎,直接下调评级和下调评级展望的数量相当。

  综合来看,2017年跟踪期发行主体信用级别调整主要有以下特点:

  行业分布(1)2017年采掘、化工、机械设备、有色金属等产能过剩行业和非银金融业下调主体明显少于2016年;

  (2)2017年与2016年上调主体数量占比较高的行业大致相同,均为银行、建筑装饰、综合、非银金融以及房地产;2017年上调主体中城投企业有139家,与2016年相比,绝对数量增加12家。

  调整前后评级情况(3)主体评级越低的企业,评级公司倾向于直接下调评级,且下调力度较大,而对于主体评级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则较为谨慎,倾向于下调展望,下调评级时下调力度相对较小。

  (4)原来主体评级较低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的概率较小,但是一旦调高主体评级,倾向于直接上调评级。原先主体评级较高的企业,评级公司上调的概率越大,评级公司虽倾向于直接上调主体评级,但相较于低评级公司,上调主体评级更为谨慎。

  企业属性(5)2017年主体评级发生调整的发行人中,国企占比较大;与2016年相比,下调主体中城投企业绝对数量及占比均有所上升。

  省份分布(6)2017年房地产和综合行业集中的省份主体评级调低的企业数量较多,辽宁和广东、山东和江苏四个省份主体评级调低的企业数量最多。

  (7)而对于评级调高的省份,经济发展状况是主要影响因素,北京和沿海省份经济发展迅速,地区主体评级调升更容易,而经济发展较落后的地区,其主体评级则不易调升,更易调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EBS固收研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2017年主体评级调整概况》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