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全球疫情催化下 新一轮“资产荒”愈演愈烈

2020-03-17 07:01:56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安卓

  [ 在资产端,非标资产供给稀缺,传统的国企、城投、地产融资需求降低,导致高性价比资产供给稀缺。 ]

  “关于资产荒的话题,虽然这一次讨论的人不多,但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天风证券分析师刘晨明说。

  从去年11月开始,在较为充裕的流动性宏观背景下,利率债首先迎来一波资金的配置,在经济预期改善的作用下,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从3.3%的高点位置逐步回落到春节前的3%左右,随后,疫情暴发,同时,春节前后央行进一步大规模向市场投放了流动性,导致国债收益率快速下行,最低到2.51%的位置。

  当利率债收益越来越低的情况下,资产荒的环境,导致资金开始增加对其他品种的配置,地产债、城投债、可转债,先后涌入大量资金,收益率也很快被打到历史比较低的位置上。

  在海外市场,美国上周二紧急降息50个基点,带来全球进一步宽松预期,3月15日,美联储将“王炸”投入市场,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下调至0至0.25%,新一波量化宽松拉开帷幕。

  兴业证券(601377,股吧)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2月21日,全球负利率资产规模已达13.7万亿美元,欧洲多国和日本国债已深陷负利率,全球资产荒严重。

  大致来说,“资产荒”的形成存在于两个条件:一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后期资金供给的充裕;二是固定收益产品的收益率维持在偏低的水平。

  早在2016年,“资产荒”的话题一度非常火热,不过,在当时的观点看来,这一波的所谓“资产荒”,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资产荒”,而是一种资产收益率纠偏的过程,资产荒并不是真正的缺资产,银行理财成本的刚性和股市下跌导致高收益资产的缺失是2016年下半年产生资产荒的根源,而宽松的货币政策更是拉低了基础资产收益率,其实质是“高收益资产荒”。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银行在不断寻求更高的资产配置,包括2010年到2011年前后,银行钟爱贴现票据业务,2012年到2013年左右,银信合作衍生了大量的表外业务,2014年又迎来了股票市场的牛市。

  因此,在过去的五年里,资产的边际收益率一直很高,但这种边际收益率的高企是伴随高风险和高泡沫,也由此驱动了此后数年各个大类资产都在去泡沫化。

  与2016年的“资产荒”出现时的背景不同,在当下的“资产荒”中,疫情成为最大的一个变量。

  华泰证券(601688,股吧)分析师程晨认为,在资产端,非标资产供给稀缺,传统的国企、城投、地产融资需求降低,导致高性价比资产供给稀缺;并且,新冠疫情扰动企业生产经营,投资者对相关债券风险偏好降低,对城投、地产等板块的追逐导致了局部资产荒,另外,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进一步增强了流动性宽松的预期,这也成为信用债需求的催化剂。

  由此,市场上演了一波“核心资产荒”。

  平安信托债券委外团队负责人陈勇认为,目前的利率绝对水平已经来到了历史低位,受基本面、政策面和资金面的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内利率中枢水平将保持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适度跟随市场趋势或许可行,但往后看,随着收益率的不断下行,防控利率风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新一轮的“资产荒”也为银行、保险等机构的资产配置带来一定的难度,尤其是中小银行,相对于大型国有银行,负债成本较高,在资产荒的大环境下,中小银行的投资难度也更大。

  今年,银行理财子公司将陆续开业,净值化产品规模占比也将进一步提升,在过去,银行理财对老百姓(603883,股吧)而言是刚性兑付,如今,“刚性兑付”虽在逐步打破,虽缓释了银行的整体压力,但却提升了对于银行投资能力的考验。

  而且,随着理财子公司的成立,生存和规模比拼效应下,虽资产端在收缩,但负债端的银行理财规模却持续膨胀,而银行理财重要投资对象就是债券,局部时点容易出现债券供需关系失衡。

  陈勇认为,随着各项维稳政策的出台 ,不排除市场会重现2009年的情况,利率水平在低位后出现反转,所以当前的环境或许需要多一分冷静,提升资产流动性,增强防御。但目前高流动性的短期限资产收益已经极低,可以通过ABS或者适度下沉获取收益,也可以采购外部的短期限产品获取收益,同时提升流动性响应速度。

  兴业证券分析师阎常铭认为,在全球资产荒背景下,高股息率资产吸引力持续提升,其中,优质地产股股息率高,并且业绩稳定、估值水平较低,是全球资产荒下优质资产。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