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又到一年揭晓时9月富时罗素WGBI将纳入中国国债?

2020-09-03 07:19:44 第一财经日报 

  [ 随着现券二级市场流动性增强、外汇对冲灵活性和结算安排强化,此次中国国债被纳入的可能性很高。在完全纳入后,中国的指数权重可能达到5.7%,理论上吸引的被动流入将达1400亿到1700亿美元。估计跟踪该指数的机构的资产管理规模为2.5万亿至3万亿美元。 ]

  又到一年闯关时,这一次人民币债券大概率将被纳入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

  “富时罗素将在9月24日对纳入事宜进行最终评估,我们预计中国国债有80%的较大可能性被纳入WGBI指数。”渣打中国策略主管刘洁表示,现券流动性和外汇对冲灵活性的增强将消除人民币债券纳入指数的大部分障碍。在完全纳入后,人民币债券可能占到WGBI指数的5.7%,吸引1400亿到1700亿美元的被动资金流入。纳入后,中国国债的外资持有比例可能会增加6~7个百分点,并在2022年底前达到20%。目前该比例仍不到10%。

  不过,近期中国债市价格大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度突破3%并逼近了3.1%,资金面趋紧超出预期,“这似乎有点出乎意料,但纳入事件可能会提振市场情绪,关键还在于后续资金面的紧张态势可能有所缓解。”某外资行债券交易员对记者称。

  富时罗素大概率纳入中国债券

  富时罗素将于9月24日公布WGBI指数年度评估结果。中国目前仍在观察名单上,此次富时罗素可能将中国债市的市场准入水平从1提升到2。

  在今年4月中期评估时,富时罗素延续了去年9月的评估观点,仍将中国债券保留在可能升级到市场准入“水平2”的观察名单上。这一决定使得中国债券暂不被纳入WGBI指数。不过,当时富时罗素肯定了中国推出的一系列改善准入和流动性的措施,这使得今年9月的纳入概率上升。

  具体而言,富时固定收益国家分类框架指定了3个市场准入水平,分别为2、1或0,其中2表示某本地货币债市对海外投资者的准入性最强,加入WGBI也需达到市场准入水平2。

  据记者了解,此前之所以迟迟未纳入,是因为富时罗素希望中国债市的流动性能进一步提升,同时增强外汇对冲工具的灵活性。此外,该指数的投资人中有较大部分来自日本,对中国市场的了解程度有限,因此对纳入较为保守,各界认为这也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4月时的结果完全符合预期,当时富时罗素和中国监管层保持沟通是积极的迹象,也认可中国债市流动性的改善,但可能想要看到更实质性的改善趋势形成,再考虑正式纳入中国债券。因此,今年9月宣布纳入的概率就在上升。”上述交易员称。

  当时富时罗素表示,认可中国监管层(包括中国央行、外管局、证监会和中国债市基础设施提供方)为改善中国政府债市场准入而作出的努力。“中国方面宣布了一系列旨在增加市场准入的措施,包括投资机构可以和三家银行进行外汇交易,可选择更长的结算周期,扩大国债期货的参与度等等。” 富时罗素也提及,财政部2020年增加续发国债也有助改善市场流动性。

  渣打最新表示,随着现券二级市场流动性增强、外汇对冲灵活性和结算安排强化,此次中国国债被纳入的可能性很高。在完全纳入后,中国的指数权重可能达到5.7%,理论上吸引的被动流入将达1400亿到1700亿美元。估计跟踪该指数的机构的资产管理规模为2.5万亿至3万亿美元。

  刘洁称,中国分类指数的平均久期可能比整体指数短3年以上,而平均收益率可能高出260个基点(BP)。假设纳入期持续12~24个月,那么估计WGBI指数每个月的被动资金流入量为70亿到140亿美元,高于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BBGA)的约60亿美元,也高于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GBI-EM)的约20亿美元。

  该机构预计,在人民币升值、利差优势、全球外汇储备持续多元化以及全球债券指数纳入的背景下,外资流入的态势将在未来几个季度继续加速。2020年前7个月的资金流入量就高达47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60%,今年7月单月的流入量就高达创纪录的1650亿元人民币。渣打预计,2020年全年资金流入量将达8000亿至1万亿元人民币,2021年将进一步增至1万亿到1.2万亿元人民币。

  债市变盘信号已现?

  然而,近期中国债市的走势并不算乐观。从5月下旬开启去杠杆行情后,6月后“债熊”的意味越来越浓,近期资金面不断趋紧更是超出了交易员的预期,银存间7日质押回购利率(DR007)日前一度突破2.2%,反超政策利率(公开市场7天期逆回购利率),显示资金面偏紧。早在6月之前,DR007一度接近1%的水平,远低于政策利率。

  “可以说5月时市场‘一厢情愿’地认为央行将持续降息、降准,导致资金利率过低,而后预期落空导致债市去杠杆。但是目前来看,我认为资金面过紧,”富达国际基金经理成皓日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银行超储率在1%~1.1%的较低水平,过去则在1.5%~2%,因此流动性实则到了较紧的程度,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平坦程度目前也处于2009年以来前10%的历史分位数区间。”

  上述交易员也对记者称,在WBGI纳入的潜在利好下,事实上近期债市的走势弱于预期。

  方正证券(601901,股吧)首席经济学家、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教授颜色对记者表示,引发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紧俏、长期资金紧缺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近期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大幅减少,尤其是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其次,自6、7月货币政策边际收紧以来,市场对资金情况较为敏感,因此月末效应更为显著,影响时间拉长且提前一周左右。此外,财政投放速度不及预期、财政周期拉长。

  尽管不乏机构近期认为9月央行可能会下调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但颜色认为,长期来看,若今年经济能维持企稳回升态势,预计年内不存在降准、降息或加准、加息的可能性,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定。今年四季度经济增速即使回到6%以上,也很难判断为经济过热。但是明年随着GDP同比增速大幅反弹,同时银行不良增加会造成相应的金融风险,总体政策存在一定的收紧的可能性。

  但各界认为无需对近期的债市过于悲观。因为近期财政资金投放放缓主要受发行量与投放要求等因素影响,未来加快财政投放能从根本解决资金面紧的问题。同时,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适度,使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保证市场利率围绕政策中枢利率波动。如果后续资金面出现拐点,那么收益率曲线将会走陡,成皓认为,如果是这样,那么当前收益率曲线仍较为平坦的部分(3~5年期债券)则更具配置机会。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