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短债超百亿、大股东内部分歧、债券信用等级遭下调…… 昔日“渝派地产三强”协信远创困局待解

2021-03-05 04:47:16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陈利 每经编辑 魏文艺

吴旭可能也没想到,让出第一大股东位置本是寄希望于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CDL)的入股能够解决公司资金问题,然而尚不到一年时间,公司却再陷资金难题。

日前,联合资信发布公告,将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主体和“18协信01”“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16协信08”信用等级下调至AA-,并将其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至于下调原因,联合资信在公告表示,2020年协信远创销售金额下滑、流动性紧张、短期债务兑付压力大;因对公司投资事宜意见存在分歧,其间接第一大股东三名董事近期相继辞职,可能影响未来发展及股东对公司的支持力度。

据统计,目前协信远创存续债券5只,存续规模30.7亿元,全部债券将于今年到期,集中兑付压力巨大。对此,协信远创方面相关负责人回复《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称,公司高度重视公司债券的到期兑付,正在筹措兑付资金,全力解决。

短债超百亿元

作为协信控股旗下的地产平台,协信远创曾与龙湖、金科齐名,共享“渝派地产三强”殊荣。2010年,协信远创开始走出重庆大本营,全国化布局,并于2014年成功突破百亿销售额,并进入行业TOP50行列。但此后几年,协信远创却步入动荡期,2020年全口径销售金额仅180亿元,同比下降15%,已跌出行业百强榜。

事实上,自2019年开始,协信远创就屡次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并计划出售股权纾困,包括阳光城(000671,股吧)、金科、龙湖、恒大、融创等房企都曾是传闻收购方,但最后却均没了下文。

而在2020年3月,协信远创公司债“18协信01”付息资金出现迟到一天到账的情况。彼时,协信远创方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18协信01’本就以‘2+1’发售有相关条款规定,叠加疫情影响,导致兑付资金延迟。”受此影响,公司旗下的公司债“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和“16协信08”均停牌1天。

这也暴露出协信远创日益突出的债务问题,直到2020年4月15日,协信远创与CDL以视频方式完成跨国签约,后者以44亿元收购前者51.01%股份,取代创始人吴旭成为控股股东,吴旭的持股比例由60%降至29%,绿地集团持股比例降至19.99%。对此,《每日经济新闻》曾刊发《一场跨国视频签约,协信最终敲定“金主”:CDL斥43.9亿成第一大股东》进行了解读。

这一收购价较CDL此前的收购计划要低很多。据悉,在2019年时,CDL原计划以总价55亿元收购协信远创24%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CDL显然也是看好这个抄底机会,除上述收购外,CDL还获得了看涨期权,有权在2022年以同样的估值,再以7.7亿元获得协信远创9%的实际权益。此举可能使CDL的实际权益持股量增加至60.01%,并将获得协信远创的唯一控制权。

但在CDL入主的10个多月时间里,协信远创的债务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今年2月23日,协信远创发布公告称,公司主体和“18协信01”“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和“16协信08”信用等级从2月8日开始从AA下调至AA-。

协信远创同步披露了公司债务情况。初步统计,2020年协信远创实现全口径签约销售金额约180亿元,同比下降约15%。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债务规模达373.63亿元,其中短期债务达166.05亿元,货币资金为26.21亿元,流动性紧张。

然而从2021年3月开始,包括“18协信01”“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16协信08”五只总金额共30.3545亿元的公司债将陆续进入到期日,刚兑压力巨大。

持续出售资产

事实上,近年来,协信远创营业收入和利润规模在持续亏损与刚兑压顶下,吴旭不得不持续选择出售资产。2019年初,协信将重庆大竹林项目大部分股权卖给融创;2019年7月,协信湖州项目出售给广东海伦堡;随后,协信昆明小水井文旅项目曝出停工的消息;2020年1月,重庆龙兴的协信哈罗国际60%股权易手阳光城。

而在最新的公告中协信远创也称,根据公司提供的偿还债务资金筹措计划,拟通过项目转让、推动销售回款等方式筹措资金,但相关项目转让计划尚无明确方案,项目转让进度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债务偿还对股东支持依赖度高。

营业利润对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依赖很高,2019年若扣除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协信远创营业利润呈现持续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影响下协信远创营业收入腰斩,归母净利润亏损12.89亿元,同比大幅下滑728.04%。

截至2020年二季末,协信远创总资产为897.86亿元,总负债722.32亿元,净资产175.54亿元,资产负债率80.45%。从“三道红线”来看,协信远创剔除预收款项的资产负债率为66%,净负债率191%,现金短债比为0.17,已踩中两道红线。

在协信远创发布该公告的同一天,CDL在其官网上也发布了一则收购消息称:公司与协信远创、中国平安(601318)达成协议,CDL以8.5亿元收购二者持有的深圳启迪协信84.6%股权。

启信宝显示,目前,深圳启迪协信由CDL全资子公司城灏(上海)投资有限公司持股84.62%,剩余15.38%的股份则仍由协信远创持有。

公开资料显示,启迪协信科技园位于中国深圳龙岗区,总占地192739平方米,包含办公室(约70%)、SOHO公寓(约20%)以及4887个停车场和零售/其他(约10%),共分四个阶段进行开发。其中第一阶段已完成,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目前正在建设中,预计将于2022年4月完成,第四阶段(独立办公大楼)尚未开始建设。截至2020年12月31日,项目实现总销售收入(包括预售)为72亿元。

而这笔交易,也是CDL自1月4日成立特别工作小组以来的首个重大企业举动,而这次收购将减少协信远创的负债。而截至2020年10月,CDL对协信远创的总投资仍为18亿新元。此后,CDL未向协信远创提供任何进一步的资金支持或公司担保。

CDL执行主席郭令明也表示:“在执行这次资产收购时,城市发展特别工作小组正努力实行协信远创的重组。我们的重点是在提高流动性的同时,限制公司在协信远创投资的任何额外财务风险。”

大股东内部分歧

正是因为这笔收购,导致CDL内部出现了分歧。

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因是否出资协信问题,董事会内部郭益智和郭令柏叔侄相争,以郭令柏为首的3名董事会成员相继辞职。在辞职信中,郭令柏坦言,“与董事会和管理层就集团对协信的投资及其继续向协信提供财务支持存在分歧”。

联合资信也在评级报告中表示担忧。“考虑到公司间接第一大股东城市发展有限公司三名董事近期相继辞职,此前公司股东已对公司进行的管理与战略调整,若股东内部对公司投资意见的分歧持续存在,可能影响公司未来发展及股东对公司的支持力度。”

除了新任大股东内部纷争外,协信远创另一股东绿地控股(600606,股吧)也有退出之意。

2017年绿地控股通过股权转让及增资的方式,以51.63亿元的交易对价最终持有协信远创40%股权。CDL的入主,让绿地控股持股比例降低至19.99%,从大股东变为第三大股东。2020年9月,绿地控股将协信远创约5.33亿股权出质,质权人为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今年1月,绿地控股与“协信系”就股权转让纠纷还产生了法律诉讼。

而在此前,协信控股还多次成为被执行人,启信宝显示,2020年11月,协信地产两次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总计近200万元。其中一项是因设计费拖欠五年,该案诉讼方表示,“作为一家规模房企的集团公司,协信地产可查封冻结的账户内现金资产不足150万元,对此非常感到意外。”

此外,据重庆一业内知情人士表示,为缓解越来越紧张的资金压力,协信内部正考虑进行裁员。

不过,协信远创方面相关负责人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公司没有接到控股股东CDL有关股权变动的任何通知,具体情况请咨询控股股东CDL。公司没有主动裁员,目前管理团队稳定,员工有流动属于正常范畴。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