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债王格罗斯犀利讽刺:美联储主席才是真正债王 美债早已成风险资产

2021-06-02 13:33:15 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现年76岁的比尔·格罗斯尽管已经退休了,但毫无疑问依旧是华尔街的“顶流”人物,一举一动都能牵动着市场人士的目光。而本周,这位大名鼎鼎的“老债王”在媒体上发表的最新文章中却“自愿退位”——格罗斯颇为犀利地讽刺称,过去半个世纪里,唯一的债券“国王”和“女王”,只有美联储主席。

美联储目前是美债市场的最大买家,其持有的美债份额甚至超过了外国债主的总和。对此,格罗斯表示,从来没有一个投资者可以有如此大的钱包来改变债券市场。过去50年来,拥有着全球货币弹药的美联储主席,其实一直坐在货币王座上——现在轮到了鲍威尔

格罗斯称,“尽管我确信鲍威尔的本意是好的,但在与疫情相关的独特环境影响下,我怀疑他是否已经彻底变换了保守的风格,而这可能引发未来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混乱。”

要还在金本位世界里——美元早就破产了

格罗斯指出,鲍威尔治下的美联储,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与美国财政部更为紧密相连(美国财长耶伦正是前美联储主席),并被迫承担着在和平时期难以想象的巨额赤字。

毫无疑问,在制造出这些巨额赤字的背后,这些财政和货币领域的“君主”有着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的目标是帮助经济重回疫情前3%的实际增长率和2%的通胀水平。然而问题是,鲍威尔和华盛顿方面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们“油门踩到底”的宽松政策能坚持多久?

格罗斯怀疑,目前已达5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计划、美联储接近零的短期利率以及1200亿美元的月度资产购买,将推动经济增速、通胀和金融市场远远超出合理目标,最终料将令后疫情时代陷入危险之中。

格罗斯表示,即使是那些美联储政策的狂热支持者也一定会想,数百种加密货币以及SPAC上市热潮的繁荣,究竟是持续的金融创新的结果,还是天量的赤字支出和一个乐于配合的美联储主席,所提供的廉价而充沛的信贷的产物。

可以预见的是,在新冠疫情得到更大程度控制、就业恢复到历史正常水平之前,鲍威尔甚至都不会承认存在这些问题。然而,考虑到居家工作的根本性变化以及类似Zoom等视频会议软件带来的技术变革,失业率可能永远不会再回到4%的低位。

美联储关于“非加速通胀失业率”的历史模型,不可能再成为未来政策利率变化的可靠指引。美国财政部还能让美联储为2万亿、3万亿乃至4万亿美元的赤字提供近乎无成本的融资同时又不令美元贬值持续多久?

如果还处于在历史上的金本位世界里,诺克斯堡(美联储金库所在地)早就被搬空了,美元这一世界储备货币也早应破产了。

美债早已成风险资产 现金将成唯一避风港

格罗斯称,许多市场观察人士都想知道,美国国债和其他全球主权债券,是如何能在如此低的收益率环境(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负值)下交易的。

5年期美债收益率目前仅为0.80%,远远低于高于2.5%的同期盈亏平衡通胀率。这无疑已反映在剔除通胀影响后的实际收益率上,美国五年期通胀保值债券收益率目前接近-2%。

美债在如此低收益率下依然能受到追捧的部分原因,或许在于对外国机构而言,当地主权债务的收益率吸引力要更低(例如德国5年期国债收益率仅为-0.56%)。

而更关键的原因或许是,即便是美国投资者也认为,收益率为1.65%的10年期美国国债,如果能抓住债券接近到期日时不断上涨的价格,就能获得2.40%或更高的总回报率。再加上美联储每年购买的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债,也难怪10年期美债收益率能够不合常理地维持在1.65%附近的低位。

当然,上述的一切最终都将取决于美元的稳定性,以及鲍威尔对可预见的未来保持短期利率不变的承诺。而格罗斯认为,在未来几个月的某个时候,这些可能会落空,因为通胀压力将给美债和股市带来越来越大的价格风险。美联储不可能长期维持当前的利率政策,同时还继续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买QE速度不断扩大自己的资产负债表,金融机构的流动性几乎已经满溢。

目前,美债与美股间6个月的正相关性已经创下了本世纪以来之最。而在格罗斯看来,十年期国债几年前其实就已经变成了“风险资产”。无论今明两年的增长潜力如何,那些估值受到低收益率支撑的股票现在已进入同一类别。

格罗斯最后还表示,现金多年来一直被视为垃圾,但很快它可能成为投资者唯一的避风港。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